• 非常感謝今天大家報名過來跟我們在台北各部會的朋友一起就社會創新的議題進行討論,請投影我的螢幕,我們在這邊有一個QR code,大家看得到,已經有人說午安了,這個算是留言板,大家可以掃這個QR code,或者是連到sli.do的網站,然後輸入01218。

  • 這兩個是一樣的,如果有QR code的話,就不用手動輸入號碼。我們有兩個會場,台北的社創中心跟台南這邊,最主要的是如果有講到一些補充資料、發言、問題及網址,用唸的可能沒有辦法那麼清楚,所以有任何的補充資料或問題,像我在拿麥克風的時候,也很歡迎直接往上提出來。

  • 大家在上面的發言,我們做逐字紀錄的時候,是相當於拿麥克風發言,就跟逐字紀錄一樣,今天會後會email給大家,大家在線上編修,可以加更多的補充資料,我們整理十個工作天之後就會全部公開,給下一場巡迴參考,這個是全部都接取。

  • 等一下的議程就跟以前一樣,我們會請這邊的朋友們自我介紹,主要是知道您怎麼稱呼、代表的團體、這一次比較關心的事情,因為有很多朋友事前有提出想討論的案子了,我們等一下就會處理,巡迴完之後也會請台北的朋友們自我介紹,讓大家知道透過螢幕,也是見面三分情,今天處理到一個程度,之後就比較知道相關的中央部會朋友們如何繼續跟各位聯絡,並解決大家碰到的問題,這樣子之後就會回到事前提出來的書面提問並一項項處理,如果有時間的話,就看得到自我介紹的時候,關心的話題或者是臨時想要提出來討論的就提出討論,我也不耽擱時間,照例從我左邊開始傳麥克風,開始先講如何稱呼、在意的事情,下一次麥克風要傳給誰,就由拿麥克風的人決定,請老師先開始。

  • 唐委員,我是台南市私立長榮高級中學王昭卿,我來是不是可以建請修正《公教人員保險法》第20條第1項,有關於私立學校超額年金50%要由私立學校負擔之不合理現象,說明的理由是:

  • 一,依據公教人員保險法之規定,自99年1月1日起私校退休人員符合資格者,可申請按月支領養老給付,公保養老給付的基金,年利率為0.75%,上限1.3%,超過0.75%部分為超額年金。

  • 二,依據公教人員保險法第20條第1項的規定,超額年金由政府及各級學校負擔50%,而且最後由服務的學校來負擔。

  • 三,相對於勞工保險、勞工退休後取得年金,並未要求最後就職單位之雇主須再支付部分年金費用。

  • 四,私立學校經費大部分來自於現有學生、學雜費收費,教職員退休以後,跟學校已經沒有跟職務相關,而且學校在養老年金之基本負擔相關的費用,其養老年金之超額年金部分應該是由政府編列經費支付。

  • 五,近年來因私校面對嚴重地少子化,科班招生情形非常艱困,班級數及學生數大幅減少,加上我們要鼓勵教職員的退休,年年累積鼓勵退休人數增加,私校的支付已經超額年金費用大幅提高,形成私校嚴重龐大地負擔,以本校為例,截至到107年度為止,本校每月須負擔超額年金退休人已有82人,每月須支付超額年金費用達到新臺幣29萬3048元,每年需支付超額年金費用近乎新臺幣360萬元,而且支付的超額年金繼續逐年增加當中,以我們學校到目前為止,九年已經超過了1600萬,這是非常龐大的負擔。

  • 六,老師的養成、經驗需要累積,而且學校也已聘請優秀老師來達到教學學子為最終目標,倘若限制最終學校負擔退休老師50%的超額年金,造成私校在聘用老師的時候,將年資列入考慮,而且會違反教育人員聘用之市場需求,並損害學子受教權。

  • 七,私立學校都是調漲學雜費,而且都遭到教育部與其他因素考量而凍漲,引發私立學校財政困難,收支難以平衡,更難以負擔每年繼續增長之超額年金的費用。

  • 因此建請是否可以由主管機關跨部會來協調修正《公教人員保險法》第20條第1項有關私校超額年金50%由私校負擔之不合理現象,取消各級私立學校支付超額年金,以減輕私校龐大資金的負擔,保障學習學生的受教權,感謝。

  • 謝謝校長。我想這裡建議的「主管機關」,應該是考試院的銓敘部。

  • 在會前您有提出這個議題嗎?

  • 我們私校都有提出,在校長會議,銓敘部給我們的回答是「尚屬合理」——也就是不合理,理應由社會來支應,哪裡是他在職時我提撥,現在他已經不在學校了,跟我的學校已經沒有終止關係了,為何還要付他的退休超額年金呢?大概全臺灣的社會企業裡面都沒有這樣子,惟獨私立學校,感謝唐委員。

  • 謝謝。書面的部分麻煩再email提供。

  • 台北的朋友是如果十天前報名時,已經有明確講出部會的話,我們是會試著去約,銓敘部不是行政院轄下單位,我們這邊可以約到的是人事行政總處。

  • 不過我看了一下,人總之前沒有收到這一份提案,所以人總這一次沒有來,我們作業上也是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可能我們先把這個列入紀錄,之後要請人總或是銓敘部的朋友們來回應。

  • 因為通常的作業方法,是事前有提出來、我們會把相關的同仁約到台北,但是事前沒有收到。或者是您有事前提出,但是是我們作業的問題,我們在這邊跟您致歉,事實上沒有約到人總或者是銓敘部的朋友,所以今天這一案不一定可以做實質討論。真的很不好意思,謝謝。

  • 各位大家好,我是來自台南佳里漳州社區,我們做社區產業其實是第一年而已,我們能被推動到做社會企業,因為我們有很大的社會福利的基礎在,所以在社區產業的部分,今年第一年的推動,績效比較明顯,但是在勞動部的部分也給我們很大的肯定,我們一開始加入這個平台的時候,我們是幼幼班的孩子,並不是很熟悉。

  • 我們提問兩個問題的部分,其實我們都已經得到了解答,因為我們的問題也比較少一點。

  • 比較大的問題是在第二個,也就是社會福利的部分,因為衛福部之前可能年終到9月時,有很多的政策在擺動,因此這一個部分會擔心明年的進度。

  • 今天台北有衛福部的朋友,可以就這一個問題來討論。

  • 各位好,我是臺灣璞育文教發展協會黃雅聖,因為我有推薦一些青年夥伴到新創圓夢網看一些資訊來作一些參考,大多數會出現一些問題,他們想要找的資源可能上面沒有辦法有效率找得到,或是覺得裡面的東西可能很多,但可能在使用上比較不得其門而入,因此我大概整理了幾個問題,我們底下是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回答大多數的問題。

  • 我們滿期待108年改版作業之後,資訊上可以更加地讓大家在使用上比較方便一點,如果等一下有一些其他的問題,我們會再做討論與提出,謝謝。

  • 我想這個改版也不會悶著頭改版,會跟大家一起做事。謝謝。

  • 我是台南市以恩關懷協會,主要是在做社會關懷的工作。這一次主要是從社會福單位轉型到社會企業的稅務,我們知道現在有幾個成功的案例,但是相對在能量上都比較足夠一點,對於我們這一種小型地區型的社福單位,是不是可以在還沒有社會企業這一塊之前,因為我們還沒有失敗的本錢,是不是可以讓我們有更多可以知道,相關的稅務要做哪一些準備,自己的服務內容如果發展到成熟的時候,就水到渠成促成美事,就可以讓協會做到這一個部分的工作。

  • 在來參加之前有接到幾通電話,有關於工作人員給我們的回覆,我知道有一個叫做社會創新圓夢網,如果社福單位還沒有轉型到社會企業時,可以把相關的產品丟上去,公部門有這樣的需求可以做聯繫,其實這幾通電話裡面我得到這個資訊,其實我們可以再上去看一下,也讓公部門知道其實我們在這一條路、這個方向上都有持續前進與努力。

  • 我們等一下到第四案的時候再詳細討論目前現有的產品或服務,或者未來想要的產品或者是服務,可能要按照那個本身的價值再來做規劃。

  • 大家好,我們是同一個單位,以恩關懷協會,我是秘書長李秀蘭,這是第二次參加這樣的研討會,我們去年到嘉義去,我們希望能夠在這一個議題上可以更清楚認知,才知道如何配合,雖然我們是做兒童工作,孩子會長大成青少年,希望在未來的引導上可以更具體,包括婦女的產業,這是我們來的目的,謝謝。

  • 大家好,我是萬里環保的曾彥翔,很感謝唐委員給我們這樣的機會以反映我們的問題,我們公司主要是以社群跟社區的方式提供綠生活的服務,我們目前綠生活的服務有幾個項目,一個是有機蔬菜的宅配、一個是有機餐飲、一個是資源回收、一個是二手物品的流通。

  • 經營社會企業以企業為名,當然就是以營利要賺錢,是一個賺錢的單位。經營企業的話,社會需要資金,也會有融資的需求,目前來講以社會企業來說,著重的並不是單純的獲利或者是把獲利極大化,第一個優先的順序應該是解決社會的問題,第二個才是考慮到獲利的部分。

  • 社會企業相較於其他的企業,獲利的能力會比較差一點,但還是需要有資金的需求。

  • 金管會跟中小企業處有提出一些授信辦法,以中小企業處為例,加強投資中小企業實施方案的投資比例,也就是專業投管公司、投資,從一般公司的1比1提升到3比1,願意投資社會企業,才願意獲得這樣的方案。投管公司若覺得投資社會企業獲利比較弱,基本上還是很難申請到這個實施方案。

  • 第二個是融資,像依契約的認證或者是登記社會創新企業,假設已經登記了,但是基本上能不能申請貸款的決定權還是在銀行,銀行認為財報不夠漂亮、報表不夠好看,認為願意不選擇貸款,還是沒有用,政府有幫助,但是這一些投管公司或者是銀行,他們並不想冒這個風險,基本上是政府把分擔風險的比例提高了,如果沒有意願的話,還是沒有辦法取得這方面的協助,這個是目前現況的反映,謝謝。

  • 大家好,我是高雄市杉林大愛縫紉生產合作社的行銷專管,我們是莫拉克風災之後,婦女所組成的合作社,目前主要是以代工為主,基本上都跟臺灣的設計師或一些設計公司、企業禮贈品合作,我們的問題其實在書面上已經回覆滿詳細了,等一下我們在討論時再作補充說明。

  • 大家好,我也是大愛縫紉生產合作社,很感謝這次再來參加。我們這一次來跟上次的主軸不一樣,因為每一次來都有新的收獲,因此很希望在這次能夠有期許,杉林是一個偏鄉的地方,我們目前已經達到產量,可是有產量的時候需要有人,有人必須要有培訓,因此才想到是不是要往機具的地方增加,幫忙旗山、偏鄉的婦女能夠謀求穩定、安身立命的工作,這是今天來的目的,等一下稍候在討論時,會將我們的論點再跟委員報告,謝謝。

  • 大家好,我是昕樸永續股份有限公司,我們主要是做冰淇淋,來探討臺灣的環境議題。

  • 因為農委會剛通過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的管理方法,因為在網路上搜尋到的資料滿有限的,因此希望在這裡可以獲得一些解答,謝謝。

  • 大家好,我是翁裕峰,成功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最主要是一個議題,但底下有三個小子題互相關聯,我先講第一個,先前不知道這整個巡迴座談進行的方式與回應狀況怎麼樣,第一次來參加的菜鳥。

  • 在整個臺灣政策執行的過程中,現在有滿多的計畫都是透過委託招標的方式在執行公部門各式各樣的政策,最基層的地方組織,其實經常是最主要的政策執行角色,其中可以看到有一個部分是社區發展協會在負責,形成基層跟政府組織之間的協力。社區發展協會在執行這一些相關業務的過程(例如水保局的農業再生計畫、勞動部人力發展署的多元就業等),會碰到一些問題,我先簡單講一下,如果要讓各式各樣不同的最基層執行組織、跟政府協力,並能夠達到原來政策希望達到效果的話,有沒有可能思考改變目前整個政府資源在配置過程中的資源整合方式,不能把執行資源整合的責任、工作,有意或無意地放在這些基層執行組織的肩膀上。根據我們過去在鄉村社區參與協力的經驗,有幾個改變的方式,能促進在地基層組織更有能力與能量,恰當地執行所申請或受委託的政策方案。

  • 第一種,能不能訓練我們的公務員或者是其他有意願的中間人,成為一種溝通協調的專業者,在這些基層組織與政府組織、甚至是民間組織之間,協助進行資源整合這一類的工作?這會跟什麼有關?跟政策能否具體落實在鄉村交通不便、中高齡人口多的小區域有關。舉一個例子,我們在台南的鄉村跟社區一起搭配、協力並做教育、高齡、社區經濟等發展工作,這個區域居住的狀況跟多數區域的居住狀況是不太一樣的,一般而言,在市區、郊區及鄉村,通常會好幾戶,或是幾十戶形成一個居住區域,但是在淺山地區裡面,例如台南的東山、左鎮或其他的行政區,有些地方是雖然有3G的基礎設施,但如果真的要能夠做到比較適當的溝通聯繫,其實實體差異狀況的了解是重要的,特別是對中高齡以上的居民來說,還不是3G這一種時代的人,已經屬於3G這一世代的人,未來不會有這樣的問題,但目前這一段時間,對淺山地區的居民來說,是有滿大的問題。

  • 再加上能夠在這一類區域裡面參與發展或者工作的人,大部分是年紀比較大的長輩,他們對於資訊科技使用並不是那麼熟悉,而在裡面一起工作的年輕人口並不多。這時,面對教育資源太少,如何把資源帶進來,增加與促進在地學童成長的學習,需要有這種溝通協調者。

  • 第二,當地的高齡人口比較多,有些是臺灣第一名或第二名或第三名之類的,像這種區域要做到高齡照護或是延緩老化的活動,也是需要有人,很大一部分是要透過政府資源進來。目前長照2.0的ABC雖然要求A或B級要為C級單位進行行政支援,類似前述的中間人角色(參見第10、13頁)。但是到了沒有人願意設A與B單位的區域,例如左鎮,既有的執行政策人力問題沒有解決。

  • 第三,在地當然也有生存的需求,所以需要把它的農作物進行行銷。問題目前通常會看到的是,不同的特性就會有不同的方案,不同的方案就會有不同的計畫,一個社區面臨這三個問題,可能就要寫三個不同的計畫,例如高齡、社區產業、文化保存。

  • 三個不同計畫完之後核銷,擠在每一個年度的同一個時間,能夠做事情不會超過三個,可是要照顧的人口,一方面是在地的農友,一方面是在地的中高齡的阿公、阿媽,再來可能會跟當地的小朋友生活照顧學習等也有關係。

  • 當在地村落是散居的狀態,一個執行政策的基層組織要同時以三個以上的政策去照顧這麼多人,就會碰到如何把前面所講的資源整合在一起的挑戰。條件比較好的話,或許有可能可以做一點整合,但是這些事,不應該以目前這樣的方式,全部落在像社區發展協會這類人力不足的小組織身上,而是從中央到地方,需要有一種體系性的的人力庫,扮演中間資源整合的角色,跟在地的人進行討論、整合、解決問題與執行計畫。

  • 我們過去看到參與社區第一線的人,負責這麼多事。成功大學透過<<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計畫>>一起協力的過程中,看到有些資源不足,及其背後缺乏上述中間資源溝通整合協調人力的問題。資源不足到什麼程度?比如對於高齡照顧的部分,我們參與的社區,來關懷據點的30多位長輩們需要有交通接駁,以往沒有接駁時,來到據點活動的人頂多5位,發展協會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募集一部車,自2014年底開始,至2017年2月,社區自籌購買一部廂型2手交通車之後,參與的長輩人數增加至18位,一年後增加到目前的34位。去年每一個禮拜一次,狀況不錯,所以今年變成兩次。他們大多還沒有達到失能,因此在關懷據點主要是進行延緩失能的活動,包含有唱跳內涵的體適能、認知維持的手工藝等。

  • 這樣的照顧活動,交通部分,社區發展協會每次都請返鄉青年開這部廂型車來回三條路線,總計75公里3小時的路程,搭載有需要接送的長輩,一次是三趟,載來關懷據點一次、載回去長輩家一次,這樣子加起來,每一次關懷據點只要一開門,就是要花來回三個小時,來回等於是開車六次。他們沒有薪水。車輛維修、油資、保險等都是由社區發展協會支付。

  • 即使社區發展會能夠依照延緩失能計畫申請到補助,也沒有這些費用交通必要的費用,只有講師有交通費,似乎沒有前述搭載長輩們所需的車輛維護、油資、保險等的明確支出項目(參見衛生福利部107年度「預防及延緩失能照護計畫」申請作業須知)。因為在山區當中,大家住得很散,光講每一趟都要70公里來回,一次就是要三個小時的交通,每週兩次的據點服務,一年需要支出的費用大約是30,384元。衛福部透過關懷據點補助的經費不僅不足,也無法支應這樣的項目。

  • 即使目前長照C站的活動項目已經增加到預防失能,而且可以跟關懷據點結合。但是在沒有A級與B級單位的情況下,社區發展協會就算申請成為C級單位,因為沒有A與B這種上游的協力結盟,就沒有車輛跟預算可以使用。

  • 社區很厲害、很能幹,把各種部門的資源組在一起,但是大家沒有辦法支付像有關於交通的部分。所以,他們做社區經濟的部分,發展產業,以微薄的收入來做因應。這是目前長照制度需要回應淺山地區交通不便,又缺乏A級與B級服務單位的地方。

  • 另外,有關於核銷的部分所耗費的人力,所以在地組織有很多,他們不希望跟政府有預算上的瓜葛,雖然他們有需要,但是不希望,光是耗在這一些核銷過程中的人力就佔掉一大半的時間。

  • 再來,我剛剛講了如果有一個類似中間的人力,可以大大降低實質第一線作業者的效力,為什麼會這樣想?有發生過幾個不同的案例,像這一些案例很明顯,大家都很清楚告訴我們這一件事,健保署在這樣的公開場合,聽到社區這邊在高齡及健康服務這一個部分的需求,在社區早期是有衛生室在服務,可是因為人口越來越少之後,整個政府經營管理的思維不夠經濟規模就關掉了,因此衛生所的相關人員都不在了,也沒有診所,因此有健保卡看不到醫生的情況之下,健保署是用巡迴醫療來做補充。

  • 事實上這個巡迴醫療在工作的社區是比較不足的,剛剛講散居的狀況,年紀大的要出來,不方便,因此反映之後,健保署的科長滿積極的,把手上的案子跟他現有的資料核對以後,發現的確在這一個行政區,完全都沒有診所,在北半邊有衛生所、診所,在南半邊完全都沒有,所以剛好有機會有診所要來開,因此就請社區的相關人員能夠表達這一個部分的看法與需求。

  • 因為那個是很意外的場合去碰到,如果沒有那個場合,也碰不到,一般人也不曉得要透過什麼管道來談這一些問題,而且是整理性來談。因此透過這樣的案例,可以知道診所中間的公務員應該是滿重要的,而且在臺灣未來的發展上,我們的經驗看到的是,應該是有幫助。

  • 另外一個意思是,運作能夠從5到30幾個,在地年輕人願意留下來,還有組織力的社區在這裡以外,還有一個是專業的衛生服務工作者,我們有一位是護理師在現場兼任,是透過我們的計畫在縣府兼任,扮演的角色是了解阿公、阿媽的身體變化,搭配社區、安排設計的活動,再加上成大的主任幫忙做這一些資料履歷,還有提供一些建議,跟專業護理師間來作資訊的交換。

  • 這樣的組合我們目前看到的是,老人家的體重、BMI指數有上來,上來的比例大概多了一半,上來的指數根據張醫師的專業判斷,他認為這個對老人家是好的,因為BIM值增加,特別如果過重的話,壽命這一個部分是會有正面的影響。

  • 可是這樣的setting其實是靠五種不同的政府計畫,再加上兩個或者是三個年輕人,其中一個年輕人是沒有辦法在這邊得到任何的事情,古蹟跟國家的計畫進來,為什麼呢?現場最大的困境是,當我們落到這麼小的範圍時,你限定幾等親能夠來組織裡面接任什麼樣的工作,這還可以;但是縮小到0的時候,而且是在鄉鎮,並不是在市區,但是在鄉村不好找工作的情況之下,就需要有人力進來。

  • 我們這時又希望返鄉青年回來,這樣就矛盾了,這樣沒有辦法拿薪水,做了很多事,像我們兩年下來的結果,其實很清楚,但是卻不能拿薪水,這個是非常不合理的,不管是多元就業計畫或者其他政府部門的資源進來。

  • 如果要改變臺灣,到最後卻是摧毀了年輕人對國家的信心,這個是非常可惜的,因此中間的人力要如何去設計,另外一個是當到了非常小的區域時國家計畫可以聘用的規定,是不是有可能用其他的方式來驗證,確保並不是在圖利特定的親朋好友?這個是值得去思考、做的。

  • 我們至少在這幾年,不敢說有一個非常完美的系統去辨認,但是我們有一些方法可以來面對這樣特定案例時去形成一個政府可以作為location的process。

  • 再來,有關於交通的部分,沒有補助,是不是可以按照當地的狀況來進行一些必要款項的給付,這一些方法因為過去都是希望要有一個所謂的統一標準,但是這一種統一標準,其實並沒有注意到不同區域的差別,這一些不同區域的差別是需要能夠進行第三方驗證的方式,來確保這一些資源進到這些地方之後,不會被僱用,這大概是我們看到整個狀況與期待,不管是在衛福部或者是勞動部的多元就業,又或者是原民會的部落計畫又或者是文化部文化局有關於社造的部分,像水保局的計畫進到這裡來的時候,都會面臨剛剛所講的這一些問題。

  • 這幾個不同的計畫到了區域性小地方時,其實是整個系統性的結合在一起,所以不能切割老年就是老年的、教育就是教育的,是沒有辦法的,是需要中間的人力。

  • 剛剛講的是不能聘用現任理監事作為會務工作人員,也不能聘用配偶及三等血親、姻親的規定,是不是?

  • 那我們繼續傳麥克風,謝謝。

  • 你好,我們是貫金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我們主要是在台南仁德區,我們是做飲料,主要輔佐的是臺灣在地的小農,主要有一些食材生產過剩,我們製作成禮品。

  • 我們還有參加國內外的展覽,我們是以代工起家,主要是幫助臺灣在地小農,這個是我們自己的自有品牌,將臺灣在地的禮品外銷到國外,在展覽的過程中,可以將臺灣的食材成飲品,銷售到國外,讓國外看見臺灣,我們主要是做純天然、無添加的香料防腐劑等等,我們目前是朝向希望能夠尋找一些對象,並且宣揚臺灣在地的食材,今天是第一次來參加,因此從中獲取一些經驗與分享。

  • 大家好,我是山海原設計公司的負責人,主要公司業務是在地方相關整合與統合事務,我們今天是第一次來參與,所以不太曉得這一些狀況,有幾個問題想要在這裡討論。

  • 第一,有關於官方地方創生相關政策,我們在11月30日國發會將簡報釋出之後,有更多地方創生相關的業務有出來,但是在實際第一線的操作人員看起來還是非常普通,只有一些很大方向的戰略,像人口回流的相關戰略,又或者是公務人員如果又調回來相關政策,又或者是以區公所來作為窗口的案子之相關內容。

  • 細節上都還不是很明確,因為東山算是在146個地區。

  • 對。請馬克投影一下,不一定大家都看過那個簡報,這邊講的是這個。

  • 因為這一份簡報的緣故,我們最近有開始跟區公所、農會、在地組織一起談,並且要共同寫一個計畫,裡面有考慮提到很多操作細節,區公所最在意的是經費核銷會不會經過他那一關,因為會認為在地方執行、地方創生計畫時,很多計畫的經費,區公所本身在第一線承辦會覺得有這樣的困難。

  • 看到這幾個字,覺得不一定做得好?

  • 他們其實很怕,尤其下面的承辦會更怕,我們知道國發會很希望公所裡面學習日本地方創生整體的思維,但依在地第一線現場的狀況,公所並不是那麼認為,再者是他們認為有這樣的心,但是在實務的操作及能力上沒有辦法……

  • 尤其中央的公務人員還沒有調回公所,雖然這樣講,但還沒有發生。

  • 這個是細節,這裡面包含裡面所談的地方創生事業所指何事?因為我們有問過曾副主委及相關的問題,他說沒有限定,也沒有預算編列的好處,簡單來說是提出一個綱要性的計畫大方向,然後在各個部會。

  • 就是單一窗口,就是老師所講的,也就是行政作業的方式改變,並不是變出新的計畫來。

  • 是,包括前端區公所會認為校方有意要執行的單位,會有很多類似這樣的狀況,這個可能也是想說再細部討論。

  • 那裡面還有牽涉到一些,可能包括像國土計畫相關的操作,我們打算其中一個廢校相關作為地方基地的改造,但是會受限於相關的地目、操作及相關的問題,這個是一個。

  • 第二個是像活化文化資產或運用,也是同樣會涉及到不論是地目變更或者是投入,非商業利用的用途問題,還有代社區問一下好了,其實跟剛剛所提到的一樣,因為衛福部在長照2.0相關的政策上,一直是在做滾動修正的階段,因此社區那一個協會,一直有跟他們反映,他們不知道政策走向到底確切是怎麼樣,因為他們最怕的是先做了,然後經費沒有跟上或者這一些資源沒有跟上,然後就會覺得這樣子會造成很多的問題。

  • 謝謝。我們有朋友在台北,等一下可以討論,我們繼續傳麥克風。

  • 大家好,我是透南風工作室的龍君,原本我有兩位同事一起來,但是因為年底,我從佳里騎車過來(笑)。

  • 我第一次參加這個座談會,請大家多多指教。

  • 我們自己在文化部是有接這個案子在做,我自己有陪伴兩個社區,我自己想說如果沒有這樣的機會,等於我的薪資由政府可以補助我,如果跑兩個社區,那時我的計畫沒有想太多,真的就是跑兩個社區,一個是菁寮、一個是龍山。

  • 對我來講是要兩邊跑,但是我們的時間其實是一樣的,我也有想過在操作的時候,就會覺得計畫一年、一年的時間性,有時就真的忙到這裡,然後就再另外開始,報告書都是一年、一年的,我會覺得那個延續性常常被打斷。

  • 我們要跑社區,跟老人家一起活動、帶他們出來,要考慮他們實際生活面的時間點,一邊喊,跑的時間不一樣,我們也會要派他們去,像他們要去七股,我們也要找時間跟。有時一年當中,其實這一個過程很快,跟他們相處要有一段時間,社區的人會很急著想要知道一些能夠趕快看到的東西,因為以前的習慣跟計畫就是也會很急,想要趕快、要有目的。

  • 我覺得這個也是滿不錯的,所以我覺得在做社造的部分,真的需要很常的時間一起try。

  • 我剛剛講的延續性,我會覺得是因為我自己在這一年接這個工作,像我們遇到颱風的時候,多少都會辦活動,這一個時間點常常會受到影響。有時是年初,那時還是要提計畫修正,但是年初那一段時間也是可以做事的,往往真正可以辦活動的時間會卡在某一個月份。但是有時,像我們做一些特殊產業、小旅行有不同的時間點,好像常常會因為時間性、去頭去尾之類的,就只有中間的時間可以做。

  • 我會覺得是那個延續性,這比較難。雖然我覺得文化部小旅行已經沒有很複雜了,因為以前我做過水保局的核銷,那個很想哭,我先分享到這裡。

  • 一般獎助都比補助容易,以銷來講。大學USR跟地方了解到彼此的需求,全部加起來是要五年的時間,沒有五年的時間,大概沒有辦法做到很深入。

  • 他們會像改選或者是前陣子里長……

  • 對,就是要跟各派都要有一定的交情,沒有五年大概做不到。像USR是兩年管考一次,然後再三年,其實是2+3,這樣比較有可能在年初進行操作。

  • 我們對每一個部會,都是盡可能讓大家看到彼此做得好的部分,像文化部核銷容易,是被大家稱讚的。

  • 唐鳳政委、各位大家夥伴、大家好,我剛剛換了名片以後,我是唯一的嘉義人,因為我們是旅館業,在新港廟口那邊有成立一間旅館,我們今年有申請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SBTR的計畫,因此我們也帶頭做了很多地方創生議題。

  • 我們跟嘉雁協會就四季春紅的部分有一些合作,我們提出一些正在做的,有關於社區小旅行,其實大家要看報導,都是法規的問題,還有一些旅行社會檢舉杯葛的問題,這一塊在社區小旅行的發展上是很大的問題點。

  • 因為我們在講地方創生、社會企業的部分,我們都需要有營業額,可能再回饋到社區做永續發展,但這一塊很容易被檢舉就做不下去。

  • 我先講嘉義的解決方式可以給大家參考,我們目前來講,我們會找地區的育成中心或一些社會企業來當作平台,他來整合我們地方在做地方小旅行的一些需求,像我們會把一些計畫提給他們,讓他們來做一些規劃,我們會請在地的旅行社來作顧問,可能給他們一些顧問費。

  • 顧問的內容是旅遊品質、交通工具的部分,還有保險及食宿等相關的問題,這一個部分讓他們品管,然後我們就在計畫當中寫到一部分的費用,這一部分也造成我們現在小旅行其實可以上架到旅行社的官網上,不會產生被檢舉問題,一來旅行社本身也可以抽到一些利潤。

  • 我當時問過他們的問題了,因為他們沒有利潤,為何要檢舉?也不會影響到,因為有些都是做其他的業務,他們覺得不檢舉,保證金就白繳了,他們要繳保證金,我問他們要不要接地方小旅行來做,他們說不要,覺得很麻煩,我覺得大家朝這個方向去想的話,如果可以收到一些顧問費,就可以補保證金給他們,所以旅行社還滿希望的。

  • 我跟旅行社談的過程中,我覺得規劃小旅行覺得還不錯,他們也可以做,如果做一些內容可以推薦給國外的旅客,這個是互惠的方式,嘉義是朝這個方向去進行。新港合作的是嘉義大學,是有成立一個叫做嘉義創的公司,我覺得大家會朝這個方向努力。

  • 行政院明年政策方向,社區小旅行跟行動支付,我們在鄉村推廣行動支付的時候會遇到一個問題點,像我們有一些在地的小農團隊、社區發展協會,他們想要申請行動支付,但是問題點是他們並不是企業,他們統編、有稅籍,他們可以開戶,但是不能申請,他們一直希望可以解決這一些問題,因為這個協會如果有這個社區發展,出去參展跟辦活動,希望參加希望廣場或者是展售會,這個錢就變成收入,也就是用小農的個人戶去申請,小農再轉到協會去,很奇怪,所以他們想要用協會的方式去開會、做申請,錢就直接進協會,然後協會再抽%之後再去做參展的小農,這個方向是對的,但是行動支付這一塊不能解決,因此新港這一塊滿多協會希望有這一方面解決的方式。

  • 有關於地方創生的部分,我們參加中小企業處的計畫,希望可以慢慢變成地方創生的部分,因此希望地方創生的部分像唐鳳政委提到五年的時間,看看這一塊是不是可以增加預算?因為聽到很多是地方創生這一塊預算上好像逐年減少的感覺,像深耕或者是學習平台是很重要的,因為在嘉義區其實過了滿多,包含東石有一件,新港有兩件,一件是單一的,另外一件是我們這一件。

  • 在嘉義市也有,其他附近的縣市也是有很多給SBTR的部分,因此我們其實希望的是可以互相做參訪或者是交流的平台,這個平台是希望中小企業處這邊是否可以建立起來,然後讓我們做互訪的動作,謝謝大家。

  • 謝謝,非常清楚。

  • 唐政委好,大家午安,我是住最近的新樓儲蓄互助社的理事長,也是中華民國儲蓄互助協會的常務理事,我們在一個禮拜之前,協會才通知我要報名,因此我跟王校長來不及把提問送過來,這個是先跟大家致歉。

  • 我們現在在鄉村的互助社面臨到的問題,因為互助社有大、有小,全臺灣325個社,可以說遍布在臺灣山地、都市的小水庫,只要社員每一個月定期存款100元就可以了,這一些錢存起來,累積越多就可以幫助社會上的弱勢團體,或者是欠缺生活改善的資金來創業。

  • 都市的問題,我們等一下會再說,但是先提一個鄉村面臨的問題,社員當中有的是農民身分,來作貸款,第一個問題是你們互助社的利息比較高,我跟農會貸款比較便宜,問題在於農委會有編預算補助給農會貸款的補貼,互助社不能跟內政部說比照辦理,因此這個變成是他們的困擾,他們變成在這一種競爭之下,因為都在一個農村當中都會碰到,所以這等於是他們的困境,我希望在這邊提出來,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幫助他們,謝謝。

  • 大家好,我是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鍾宜珊,經濟部在社會創新行動方案擔任幕僚的角色,也是一個窗口,今天其實很高興看到大家事前的提問,像對於Buying Power或者是新創圓夢網都有很好的表示,表示有人在看、利用,很開心認識大家,希望大家多多討論。

  • 接下來,請台北分場主持人傳一下麥克風。

  • 台北的朋友,麻煩說一下您的稱呼、單位,如果剛才有聽到任何已經可以初步回答的,那就麻煩簡短回答,請。

  • (自我介紹)

  • 我是今天的分場主持人,是中企處的團隊,今天台北場有十三個單位參與這一次討論,中企處有特別邀請圓夢網的團隊,接下來請各位單位來作介紹,謝謝。

  • 大家好,我是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薛凱帆,以前我承辦的業務是OTOP及地方特生產業的推廣,像OTOP相關的議題,如果我可以回答就會現場回答,謝謝。

  • 政委好、各位與會代表大家好,我是中小企業處財務融通組黃玉鈴,我想針對提案第五題有關於環保事業有限公司的曾負責人提的問題,先補充說明。

  • 有關於針對社會創新企業資金取得這一塊,我們裡面不管有投資、融資的相關優惠方案,負責人那邊提到有關於頭款公司意願的部分,因為我們處裡面有二十一家搭配加強投資中小企業投資方案,我們之後若有遇到頭款公司投資意願問題時,也希望跟我們處這邊來反映,我們有二十一家,不至於二十一家對投資意願都有遇到相同的問題,我們希望可以來協調,是不是可以協尋有其他合適的投管公司來辦理。

  • 有關於銀行投資意願的部分,因為我們處裡面是信保基金的主管機關,也針對企業擔保品不足的部分,有提供信保基金八至九成的融資保證,銀行的投資意願是不是可以請銀行的主管機關金管會幫忙,謝謝。

  • 大家好,我是金管會銀行局王麗惠,有關於辦理授信的部分,這個是銀行經營自主的範圍,我們尊重銀行的風險評估,如果有特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推出專案貸款,這個部分會請銀行來作一些評估,決定是否應該要辦理。

  • 針對中小企業處發展專案貸款的要點,中小企業處這邊也有訂定一些相關的規定,銀行經評估之後,如果願意參加就會承作這個貸款,有關於風險管理的部分,基本上還是要尊重銀行的評估,以上。

  • 政委、台南各位先進大家好,我是青創會周世豐,也是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新創圓夢網負責維運的代表,剛剛也聽到很多先進對於圓夢網的建議與指教,圓夢網當然有很多精進與優化的部分,我們在這一段時間持續跟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討論與努力,希望圓夢網不只是提供創新創業的資訊外,在社創這一個領域也非常樂意把各位的一些成果及各位希望達到的一些目標可以在我們網站上來做呈現,謝謝。

  • 政委、各位先進大家好,我是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企劃處劉慧君。

  • 政委、大家好,我是教育部青年發展署呂羿潔,謝謝。

  • 大家好,我是原住民族委員會經濟發展處沙韻雯。

  • 政委、台南的各位業者及先進大家午安,我是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發展組謝麗珍,很高興跟大家會面。

  • 貿易局主要協助業者拓展海外市場,今天參加這個會議,主要是高雄市杉林大愛縫紉生產合作社希望協助增加當地婦工作機會,需要二手縫紉機,請經濟部聯繫拓會是不是有相關的業者可以提供相關的設備。

  • 簡單的回應資料在資料上都有,根據我們初步聯繫紡拓會的結果,現在有新光紡織及聚紡兩家公司以往曾使用該等設備來從事生產,目前這一些縫紉機設備暫時閒置,因此如果合作社希望能夠利用這一些設備的話,也很樂意提供。

  • 至於是要用接收或者是用購買的方式,我們已將相關聯繫的窗口及電話提供給中小企業處,歡迎合作社洽該處,我們也很希望見到這一些設備能夠再活用與運用,謝謝。

  • 政委、大家好,我是中小企業處目前OTOP目前的執行單位,目前出席這個座談會,最主要是針對大愛縫紉生產合作社有提到產品通路的部分,我們配合中小企業處經營輔導組這邊,針對政策執行外,如果有針對市場的部分來做協助、資訊提供,以上。

  • 政委、各位台南的夥伴、嘉義夥伴大家好,我是衛福部長照司,我這邊簡單回應一下漳州社區發展協會蘇里長的提問,蘇里長有提到社區關懷據點很多年了,為何還是設定在新增型,並不是延續性,我們這邊說明,所謂新增跟延續是跟著這個「預防及延緩失能照護計畫」計畫,針對這個計畫來講是一個新的單位。

  • 但是也請里長不用擔心,因為從108年開始,不管是C據點或者是社區關懷據點都會統整,因此只要看長照服務發展基金108年度一般性獎助經費補助基準。在衛福部的網站可以看到也可以下載補助辦法,謝謝。

  • 政委好,大家好,我是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副主任葉良琪。剛剛針對有限責任高雄市杉林大愛縫紉生產合作社的提問,因為他們有做書面詢問,我們在書面上已經有答覆了,簡單來說,我們有協助一些訓練諮詢費用及行銷的資源,可以參閱我們的書面說明。

  • 另外,在成功大學這邊有提到我們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的補助,有限制三親等進用的狀況,這個計畫訂定的時候,本來就是要協助在地的失業者就業,在計畫的公平性上,也有聽取大家的聲音,因此在計畫的規定,基本上是不以理事長等等這一些相關領導幹部之配偶或三親等內血親姻親來作為進用的對象,但是我們其實也考慮到翁老師所說的狀況,像原住民偏鄉或者是非常偏遠的地區,人口真的非常非常地少,在這一種狀況下,其實我們的規定也有一個但書,如果在地區失業者數量不足時,勞動力發展署的分署會辦理一個專案的推介,所以其實在這一種特殊狀況,於相關規定當中,已納入考量,而且可以彈性處理,以上說明,謝謝。

  • 大家好,我是勞動力發展署同仁吳筱薇。

  • 政委好,各位社創的朋友大家好,我是經濟部商業司陳言博,很高興在這邊跟大家見面。各位手上都有拿到紅色的折頁,這個是我們做政令宣導,主要是公司法本次修正其中有一部分是配合國家推動洗錢防制政策而修正,主要是要加強公司法人的透明度。除少數可以不用申報的例外,目前是規定原則所有的公司都要申報,不管是不是社會企業,只要是公司型態就要申報。

  • 這個申報採取全面網路的電子化申報,而且系統操作也非常簡單,各位看一下相關資料,應該很快就可以上手,完成申報。另根據今天的資料,今天與會有六至七家公司型社會企業代表,因此請你們要注意折頁的內容,如果有任何的問題,翻到折頁後面有QR code,手機一掃就可以進去,可以直接進到申報系統的網頁。上面有相關詳細說明及操作流程,可以參考。另折頁背面也有免付費的專線,若有任何問題,麻煩你們致電該專線或撥打至經濟部詢問,謝謝各位。

  • 謝謝,這一次只有商業司有工商服務。(笑)

  • 政委好,大家好,我是國發基金葉懷仁,針對萬里環保事業公司提出的部分,中小企業處已經有回應,我們看書面,國發基金也有提出回應,也就是有創業天使投資方案、加強中小企業的實施方案,這兩個方案可以提供業者來申請。

  • 因為國發基金如果依一般審查程序的話,我們這邊本身的審查程序是比較複雜,而且非常緩慢、嚴謹一點,我們為了顧慮到比較小的投資要有彈性跟效率,因此就增加了這兩個方案來提供業者申請。

  • 加強中小企業實施方案,也就是中小企業處提出的方案,執行的單位是中小企業處,因此必須要跟中小企業處來申請。

  • 如果是創業天使投資方案的話,單位是中華民國創業投資公會,因此必須要向他們提出申請,這兩個方案可以由業者來選擇,看看是要向哪一邊來申請,如果想要比較了解創業天使或是加強投資中小企業實施方案內容的話,在國發基金外網上就可以看得到,我先提到這裡,如果有問題可以再提出,謝謝。

  • 大家好,我是農委會企劃處,因為昕樸永續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對於有關農產品初級加工廠納入管理範圍的細節很關切,本會也有提供一些相關的資料,請參酌。其實農產品加工廠我們希望把生產跟初級加工可以一元化管理,研訂農產品初級加工場管理辦法草案,其主要內容有使用的原料為國產溯源的農產品,生產人本身必須要是農民,有關於相關的建築必須符合農業用地許可使用的農業設施。

  • 另外,還有包括一些從乾燥、粉碎、碾製及焙炒等等加工制作的加工品項,都會列在這個草案當中。為順利推動初級加工場管理辦法草案,所以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辦法必須要連帶就一些條文來修法,以上。

  • 政委、與會先進大家好,我是文化部江韋辰,今天就業管範圍,我們已經回答大家,其他的部分我們會帶回去了解之後再提供書面意見,謝謝。

  • 政委好、大家好,我是文化部文化資源司古惠茹,現場聽到有關於社區組織NPO、社造或者是地方創生議題提出一些建議的部分,後續希望文化部帶回去評估的部分,也可以提供給我們來做一些後續業務上的評估及調整,以上,謝謝。

  • 政委好,台北場介紹結束。

  • 謝謝。就書面回應的部分,台北場的朋友們大概都有初步口頭說明了,等一下也許把事前的問題一案案處理,我們做法會是先問提案。

  • 好比像朱靜珊經理對於這樣的互動有沒有要提出來的部分?

  • 第一個部分,這個部分明年就會列到行程,我們會先把資料準備好。

  • 第二個部分,因為蘇里長沒有到場,我負責的部分是在社區產業的部分,社會福利的部分,我來會議之前有先詢問過他們,他們也知道明年有比較明確的方向了,這個部分是不是可以有一個單一的窗口,如果有問題的話,是可以作提問的,這個是帶回去的訊息。

  • 第三,我想要順便呼應一下剛剛教授這邊提出來的,因為目前本身也是勞動力發展署多元的就業單位,其實在進用人員跟專案管理的部分,其實在一個計畫要成功,其實專案經理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我自己本身來講,像我目前自己的部分,我的薪水是2萬9,700元,但是我進用的薪水是2萬6,400元,我們背後承受的責任是不一樣的,我會選擇來這裡工作是因為可以帶給社區希望跟熱情,那一些長輩的眼神也透露出這樣的熱情。

  • 我想要表達的是,我們很清楚知道的是,我們都有這樣的薪水,我們是說賺的是無形的能量財,如果沒有改變的話,很難讓有心想要回社區的年輕人回來。

  • 這個是地方創生講到的生態系,也就是社會經濟系統的整個生態。這也就是為何要用地方創生的方法,不完全是靠大家的熱情,這個是最主要的價值之一。當然創生也是人口計畫,因此是兩個意思,但是在經濟生態是一個重點,確實沒有錯。

  • 里長的部分,其實剛才衛福部我覺得回答滿清楚了。我有看他們明年長照服務發展基金的方法,至少有做到齊一式的窗口,以及不會特別再分你剛剛所講的這兩個狀態,像衛福部的朋友說明的,如果之後有任何的想法、問題,我想會請幕僚的單位,再給一個可以溝通的窗口,雖然這樣子,到了地方,還會再擬一個按照方式來做需求說明書、整體照顧服務體系說明等等,如果覺得地方跟中央沒有對齊的地方,隨時有一個窗口可以詢問,好不好?里長的需求先處理到這邊。

  • 接下來是新創圓夢網,這邊講的是連結各方資訊與資源,把實際上的提案,像地方創生會有提案,或者是別的提案會用更視覺化的方法呈現,這邊有更具體的想法或規劃在做,如果有的話,請特別提出。

  • 接下來明年度協會跟一些地方的組織或者是年輕朋友做的事來做簡單的說明,看看可行性是不是可以申請SBIR的部分。

  • 非營利團體如果未來想建置共用的消費平台並會有收入的可能,那是否適用SBIR?因為細節的know-how不方便在上面表示,如果是進一步提案需求要與哪位窗口聯繫?又或者是否有其他適合的部會資源可以參考?目前這個平台計畫會牽扯到社區產業與青農青創的整合使用,想瞭解是否有部會對此方向有興趣?

  • 有關SBIR相關細節請電SBIR專案辦公室0800-888-908/(02)2396-4828 [email protected]

  • 因為接下來協會是會成立做營銷相關的部門,從非營利組織開始會出現這一種營業的事情出來。

  • 是不是「附屬作業組織」?

  • 對,我們今天在跑國稅局的流程,出來之後會成立一個類似共同行銷平台網站的模式,但是我們的對象是合作方式是社區,社區可以透過這樣的平台,他們在上下游的過程中可以變成消費者,也可以變成生產者,好比我這個社區生產柳丁,可以跟其他的社區買,一定的過程中有折扣,但是是回到我們這一個購買的社區,變成他在購買號召的過程中這個社區是有收入的,讓大家把購買的這一件事變成部會每一個社區,或者是有一些社區根本沒有產業的可能,不可能有農產品或者是有其他競爭力的一些產品出來,但是可以透過號召居民購買東西的過程中,幫發展協會得到一些收入,以得到運作,這個是接下來想要建置行銷平台的部分。

  • 我不知道這樣的模式下是不是適合做SBIR的測試?因為我怕比較不像具體的公司或者是有具體的、之前的案例來參考,我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方式來申請相關的資源來建構這樣的平台,以上。

  • 我想這個是滿有想像力的方式,之前SBTR也有聽過類似的提案,我想這個等一下請中企處的朋友們來回答。

  • 我先回答我能回答的,你剛剛說做一個附屬作業組織、國稅局跑程序,這個部分有沒有任何人跟你討論過,行動支付導入,或者是小規模營業人的資格?

  • 是有跟一些相關的公司來申請自動金流,或者是自動行動支付的方式來討論可行性,他說這個部分跟中小企業處確定運作模式跟是否申請一些補助案來協助。

  • 這個請中企處併案來處理,這個型態是比較容易的。真的像好牧人弄一家公司,目前確實是比較困難的。如果把附屬作業組織金流的部分比較清楚,是用1%、0%或者是5%,我們先搞清楚,這樣會比較有幫助,謝謝。

  • 新創圓夢網的部分,我們也請負責執行的單位,網站開發,現在有一個叫「政府數位服務準則」(GDSG),主要是以使用者的需求為出發,盡可能找的是跟使用者進行對話,或者是網站還沒有寫好、只有幾張PPT就讓大家一起來討論了,先讓承辦單位看一下GDSG。國發會已經擬訂一個很詳細的檢核表,這個檢核表都是在試辦的狀態,如果適用時有發生問題,請隨時跟我們講。

  • 因此確保新的方式來做網站建置時,可以盡早把實際使用者需求納入,聽你的意思是願意自願給一些意見了,所以就直接列入使用者調查的對象。

  • 我想這個案子比較單純,先這樣。

  • 稅務的部分是剛剛以恩的朋友提的,有沒有比較具體要回應的?現在是有一個協會、作業組織的單位,是有一定想做的事,但是還沒有確定的商業模式吸引外國人的時候,這個是完全屬於協會的。

  • 第二,也有某些產品或者是服務很明確開始有投資價值了,這一個部分我們確實也有看到設一家子公司,但是這一家子公司是要用類似好牧人協會的方式,也就是社會使命、財務責信都要跟協會去連動,這個證明出來滿work的營運模式時,現在有一些協會正在這樣子做。有沒有想要詢問的?

  • 好牧人的模式可以做,是不是有另外一個可以讓人有想像的空間,我在協會是做這一批人,另外做公司也是這一批人,也就是左邊口袋拿去右邊的口袋,因此會讓人有這樣的想像,但是並不是說他這樣做,我沒有這樣的意思。

  • 我的意思是,會不會另外一個可能,當我們還沒有辦法找到投資的人進來時,我們可以什麼樣的一個幫助?而那個幫助是一個有期限的幫助,並不是無止盡地幫助,可以扶持,也就是想要讓投資人有一點信心,也就是非營利單位是可以想出作業模式,然後當這樣發展到一個成熟度的時候,投資就進來了,但是當沒有這樣人的時候,要讓一個非營利單位從無到有,這個是有困難度的,是非常有困難度的。

  • 這樣非常清楚了。

  • 你們現在想要發展的產品或者是服務,至少有一個說明嗎?或者是有小規模的驗證嗎?可以講清楚一點嗎?

  • 驗證是東西賣得出去嗎?

  • 東西看得到……

  • 我們現在有一個系列是袋幸福,能夠透過弱勢家庭的婦女,很多都是在做家庭代工,這個其實是花很多時間,重複做一件事,但是並沒有得到相對的工價,我們希望透過貸信服務婦女的工作,第一個部分是可以讓他們在既有既能上再提升,也可以提升他們自己的自信心,並不是我只能做這一件事,而是在做當中,我可以繼續學習,然後從我們去外面跟人家分享、與客人使用的回饋,可以增加婦女的自信心,這個是在家庭代工做不到的。

  • 我覺得他們的時間還是以家庭為主,因為是單親的家庭,或許有很多時間是要投入在孩子的部分、家庭的需要上,有的要照顧長輩、有的要照顧小孩,所以基本上時間是很有限的,因此在能夠配合的時間下又可以做這一件事,因此現在有一個袋幸服務,我們有做飲料杯套、書衣,也有做環保袋,我們目前還在努力做,現在第四個產品是做抱枕,我們想要找合作單位,我們比較沒有辦法透過平台來賣東西,我們現在努力去搭,是不是有人可以給我們有機會,去做扮手禮或是做什麼都好,是不可以有一個平台可以讓我們做售出的動作。

  • 第一個,是很明確讓我們可以看到已經可以賣,或者是可以想像的東西,還是很建議現在新創圓夢網可以登記,新創圓夢網並沒有區分是協會合作社或者是公司型態,我們唯一要的只是有一個明確的社會使命,如何讓社會更好,以及明確至少一項產品或者是服務,讓公開可以檢視我如果跟你購買這個產品或服務的話,到底每一年正在讓社會有變得更好類似公益報告或者是責信的部分,就是使命模式及責信,這三個是構成我們登記的三個要素。

  • 像剛剛提到好牧人,其實我們給他們也是這個要求,他不能說是公司,就免於這個責信,是必須要一起做責信,因此有左邊放右邊的情況,至少一年之內就大家看到,大家會譴責,因此不會做這樣的事,這個是我們當時給他們的具體要求。

  • 在登記之後,以我的理解,各部會都有相關的資源,像女性創業的飛雁計畫慢慢變成創業的型態,如果在黃頁上沒有登記的話,逐字稿出去也不知道要打電話找誰,這樣才比較有可能吸引到願意講你們的故事或者是在群眾募資平台,像社會性的金融方法才可以引入,之後才驗證,然後再談融資或者是驗證,所以希望到明年,比較後面的部分。很高興可以在也初期有一些交流。

  • 投融資的部分,我們先來看萬里這邊,因為投資跟融資是不一樣的,投管公司如果願意做影響力投資的話,要的並不是一份很漂亮、只為了賺錢(for profit)的財報,而是要看到如何充分用錢的方式(with profit)。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有使用錢,這樣子影響力投資才願意投下去,融資當然就真的是希望至少能夠拿得回來,因此這兩個是不同的,看有什麼想要補充或者想詢問的?

  • 中小企業處有回答21家投管公司,目前應該有接觸其中兩家,還有十九家要再努力一下,要再繼續跟他們接觸。

  • 我的一個想法是,不論是加強投資實施方案或者是創業天使投資方案,甚至是像有一些是SBIR或者是SIIR,是不是其中有一個部分的比例是給社會企業?像剛剛講到的是B型企業或者是社會創新企業,有一個比例是讓他們來申請,在這樣的領域裡面的評審委員是不一樣的。

  • 像社會企業跟中小企業一起去競爭,評審委員還是同一批人在審這個部分,是不是會理解社會企業所帶來社會效益是不一樣的,就是評分的標準是不一樣的,這一個部分是有區隔的,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或者是各局處有很多這樣的補助辦法或是想要輔導這一些計畫或者是投資方案,是不是對於社會企業有名額,又或者是在評審、評分方式的區別。

  • 了解,謝謝。

  • 我們現在其實是一個光譜概念,我們會覺得任何願意來促進永續發展,像你們是包含生態上的永續、負責任生產消費循環的部分,只要能夠講得出來對於永續有什麼的幫助,不一定要到社會企業的程度是為了永續而存在的企業,可以是負有社會責任的企業也是可以的,想要賺錢是佔六成的比例,但是中間至少不要破壞環境,對社會還是有一些正面的影響,那個是光譜再往右邊一點,或者是更往右邊一點,也就是企業在他有賺錢的時候也能夠讓他所有的利害關係人都能夠進行一些社會跟環境上的加強。

  • 最右邊的是為了賺錢,但是至少不能賺黑心錢,不能以破壞社會或者是環境作為賺錢的手段,這個是公司法修法之後非常明確的。因為這樣的光譜關係,比較難留1/4或者是多少的名額給中間的社會企業,因為每一家企業按照良心發現的程度,每一年的狀況是不一樣的,但是我們可以做的是什麼?我們可以慢慢重新教育這一些評審委員們,這一些評審委員們現在都在接受所謂ESG,也就是在經營一個企業的時候,對於環境、社會、內部的治理這三件事必須要同時併重,才能說是一個好的企業,因此即使是在一般中小企業的評選裡面,也可以看到所謂傳統意見會看到ESG上有沒有做好事,或者至少不要做壞事,這個是全面的概念。

  • 中企處是透過共同供應契約的審查跟Buying Power,鼓勵所有企業都能夠把社會企業納入供應鏈裡面這兩個主要的計畫,這兩個有非常多的學者專家及評審委員,因為這樣的關係才終於了解到這兩件事其實並不是互斥,而是能夠互相加強的,就是永續的自主營運跟創造社會價值。

  • 這個部分還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把評選委員,都啟發到可以用這樣的光譜來看事情的程度,但是我想這個對社會整體營運會是比較好的,因為子連大公司或者是一般被認為只是賺錢的公司也會發現社會使命納入他的供應當中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樣無形之中不一定是投資者,客戶也會因此增加,我先回答到這邊。

  • 謝謝政委補充,已經往這個方向發展了。

  • 我舉一個例子,就目前很多與會者是幫助小農,像做冰淇淋或者是做果汁的,甚至開餐廳,我們都是接某一個計畫或者是補助,考量的並不是做果汁或冰淇淋或者是餐廳哪一個比較賺錢,這三個單位對於小農的銷售幫助,而是要考量對小農的幫助比較多,獲得補助的機會比較高,並不是做果汁比較賺錢而不會倒,類似這樣。

  • 我想這裡是地方創生比較可以回來講,但是還是先投影一下,所謂社會參與創生,網路上都有,大概要講的是,重點並不是我們先去地方上的這一些產業或者生態,這都是點狀補助計畫的KPI。

  • 這種KPI的問題,以及產生出來的一些行政作業上成本,我想大家都非常地清楚,因此我就不特別多說,這邊其實比較像價值取向,我們先把五年之後這個地方要給大家看什麼東西,願意讓人留得下來,可以創造經濟上——或者是生育上——的生態系提出來。

  • 接下來針對共同的價值去加盟,並不是只有一筆錢要分,而是有共同發想之後,任何的部會都有一點像加盟者的概念,哪一些進得來,其實就把每一個部會看成是NPO就好了,每一年都有想要達成的使命,也有相關計畫,如何要看放大這個東西,並不需要有太多的核銷或者是提計畫的成本。

  • 地方創生最主要的是如果以後端,也就是以企業身分、法人機構身分進來,就是進來討論的願景確定之後,也就是補助這一個生態系的內容,但是我覺得您比較在意的,是不是在前面,也就是有關於創生實驗提案討論的部分先進來,這個部分比較影響到生態系,不管在做哪一個部分,都可以框定未來是要往你所認同的這個願景去走,也不一定是從政府的資金,好比像冰淇淋的部分,有一些是我在好剪才這一家社會企業剪頭髮時,他們同時賣給我的。

  • 也就是有各種結合,因為需要把這邊promote的故事,變成那一家理髮店的社會價值或目標,這個跟政府沒有什麼關係,他們大概也沒有拿政府的補助。

  • 但DNA包含農業永續價值,這個宣導很可能是更有用的,因為剪頭髮也沒有別的事可以做,只能看你們的宣傳文案。(笑)

  • 這個比政府砸錢稍微有用一點,對於凝聚是比較重要的,如果可以先期參與的話,就可以跳脫好像只有多少補助款的概念,就可能會變成是進廚房,並不是有多少糖吃的問題,這邊先做一下回應。

  • 我想地方創生的部分有時間可以討論,先到農產品驗證的部分,我先問一下農委會的朋友,這一個辦法必須等立法院母法通過才會生效,或者是辦法裡面有一部分會先生效?

  • 有關於初級加工廠辦法,必須要有依據,我們這個草案目前也是在研擬當中,我們會內及會外開了很多次會議,初級加工廠的辦法,一定要在農產品生產管理驗證辦法這裡修法,必須要提出修正草案,在裡面補充有關農產品加工的這一塊。

  • 這樣我了解了,謝謝。

  • 簡單來講,關於好比像什麼是溯源農產品等等字立法院必須要肯認,才能發揮效果,是嗎?

  • 大家還有很多時間,並不急,立法院會期沒有剩幾天,不太可能在臨時會處理,所以可能在下一個會期優先處理。

  • 目前這個是互相溝通的時期,不會明天就生效了。

  • 看吳執行長有沒有要補充或者是詢問的?

  • 現在就目前草案的內容看來,有一點清楚的是農產品初級加工及界限在哪裡,好像有一點看不太出來。

  • 等於工廠登記,目前有很多食品加工廠是在做這三類,意思這三類是不是以後兩邊都可以做?

  • 像我們規模比較小的時候,我們可以跟農夫合作來做規劃,可是用規模或者是用類別,這個看起來很模糊,像我們是無添加的,或者是用無添加的方式來看這個分類,然後初級加工認定可以到哪一個階段,這個也是很難釐清的狀態。

  • 這樣大概理解。

  • 這個適用範圍類別比較廣,不太確定真的在這三個廣的類別當中都可以做,或者是未來會有一些天花板,天花板在哪裡也還沒有看到,聽起來意思是這樣子。

  • 不曉得農委會朋友們有沒有初步回應?

  • 現在農產品初級加工廠,像水果結切之類的,像這樣的加工,規模都是比較小,不像食品加工廠的規模設備比較大,我們的農民簡易加工沒有辦法取得到工廠登記,因此我們希望就這一塊透過修法,把生產跟初級加工來作管理。

  • 想要確認一下,所謂很初級的加工,其實在小農市集可以看到很完整的產品,像果醬跟烘焙類的產品,如何定義是初級加工或者已經是完整的產品?這個是我們很多的疑惑。

  • 有關於加工的程度到怎麼樣,從草案是比較初階的,我還是可以請農糧署來作進一步的詳細說明並提供書面資料。

  • 這個可能要請農糧署,可能要農糧署,依我的理解,是把乾燥、粉碎、碾製、焙炒這一些低風險加進去,後來因為想要推廣產銷履歷及有機加工驗證,因此後來擴大範圍,擴大範圍之後就會變成你只要講清楚產銷履歷或有機的話,能夠做的事就不限於乾燥、粉碎、碾製、焙炒,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需要農糧署要很精確的文字就知道什麼被歸類在裡面、哪一些沒有被歸類在裡面,因為有上百項不同的加工品。

  • 我們都了解你付,不代表未來會變成這樣子,因為需要立法委員同意,也需要我們在這邊進行更多的溝通,但是以目前的想像是怎麼樣就好了。

  • 再請農糧署提供書面資料。

  • 如看不懂或怎麼樣都可以調整。

  • 就剛剛相同的問題補充一下,我想還有滿多在做這種生產地方的小組織或者是小農業,我們完全不知道這一回事,也有人已經面臨到剛剛講工廠到底可否存在的問題。

  • 特別是剛剛講產品的類型、範圍在哪裡,所以是不是可能有幾個方式要讓第一線的朋友們能夠知道,然後把他們實際面對的問題,像農糧署或者是農委會哪一個承辦單位,可以具體收到這一些東西,根據這一些東西再用高層概念性思考來轉換成法條的內容,不然我相信明年什麼時候通過之後,還是會有一堆問題,本來做了好事結果又被罵,非常不值得。

  • 大家手上的東西,打開裡面的產品,如果今天是在第一線的發展協會或者是農民,透過自己的材料生產出來的,這個時候如何納入?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各部會所有的管道或者是通知所有接觸到的人,把他們正在生產的東西,像拍照或者是其他的方式,讓我們的立法單位或者是行政部門的成員能夠看到,看不懂就詢問他們,這樣分類才會有效,這個是我們過去五年來第一線看到最大的問題。

  • 這整個溝通的過程,並不是實際發生問題討論的話,那就完蛋了。

  • 非常好的建議。

  • 我也覺得這個可以請農糧署參考,我知道他們之前都有辦巡迴座談,但是巡迴座談一向都有一個困難,來的人是已經知道有這一件事,不知道這一件事的不會來,這個並不是特別挑農委會,任何部會的任何政策都是這樣的情況,因此我覺得各位再幫忙做利益相關人或組織者,組織者並不會在前面才收到東西,而是之後才收到單張,等於組織者沒有影響政策的空間,只能進行說服,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那麼容易進行說服,這個是一向溝通上的困難。

  • 這一個政策有一個好處,目前立法院都還沒有開始實質進行審議,所以理論上都還沒有到民意機關的時候,也就是預擬稿子的階段,這個階段的溝通是比較有價值的,大家的意見還沒有到立法院,到行政院出去之前,最後的意見都可以納入,因此請農糧署回應具體詢問時,也包含他們目前規劃怎麼樣的溝通方式以及怎麼樣跟地方組織者是夥伴關係,而不是政令宣達的關係,並不是政令宣達沒有用,而是最早擬稿,並不是最後擬稿時,還是要讓組織者有一些事情可以幫忙做,因此請農糧署的朋友回應時一併回應,謝謝。

  • 就我自己參與過這樣子類似的經驗來說,講一些大家不愛聽的話,加工廠的申請,像地方上的產業達到一定規模時,有需要做初級的加沒有錯,但是如果規模很小的時候,有沒有這個必要?

  • 第二,單位是以個人的公司或者是以社區全體,但是建置在個人場域上的話,這樣子到底是否符合這樣的協助?因為等同於一個工廠登記,如果本來是農地,但是是私人土地,後來因為這樣子的關係就被變更了,這樣子的方式沒有比較多的限制規範,又或者是一些配套措施來防範這一種機制的話,我們的農田就會變成工廠。

  • 這個是我比較擔心的一點,因為我自己協助農民朋友來做一些加工品,但是我的加工絕對是找合法的食品廠來做這一件事,我更希望給他們的觀念是,大家一起共同開發出來的產品之後,是透過專業的分工來把東西做出來。

  • 風險不是由我們承擔,之後也不會出現利益糾葛,這個是我自己的感受。

  • 百分之百源跟驗證,我想大家這麼在意,密度不會低於加工廠,但是這裡主要的問題是,如果一開始網開太大的話,實務上會出現各種難以驗證跟難以源的東西,並不是法條說百分之百就百分之百,這個是很具體的意見,請農糧署一併回覆。儘量簡短。

  • 一樣是加工廠剛剛這個問題,黃先生提到工廠現在是找專業的,小農或者是發展協會自己要見習,像剛剛有提到土地,土地可能不只是農地的問題,有些可能比較像校地,這個在生裡面如果全部都是工友的狀況之下不會有問題。

  • 但是有一些有私有、公有,產權的部分還沒有辦法處理完全,但是政府的資源都已經進到這裡面,也已經開始發酵,也開始產生正面的效果了,這時也會面臨一個問題,因此並不是我們農糧署,跟其他的部會都有關係,這個也希望一并處理。

  • 沒有問題,我們去台東都有碰到類似的狀態,會一併處理。

  • 其實看之前巡迴紀錄,很多朋友都在關心這一塊,像國產署、退輔會、這一些部分,但是我想今天沒有辦法回應到這麼多,但之前都有處理。

  • 第七,這個部分我想具體的部分,非常感謝這兩家公司可以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商借這一件事。

  • 另外,有關於培力產品通路的部分,不曉得聽了這一輪下來有沒有具體想要討論的?

  • 我們在OTOP舉辦展售的部分獲益很多,其實我們出去展售並不是在賣商品,而是要展現其他的能力,賣商品一個月也沒有辦法溫飽,因此必須要用代工的方式把自己最基本的生活來穩住。

  • OTOP的承辦人也有提到,像今年跟OTOP產品的展售當中,就已經連結到兩、三年沒有跟我們聯絡到的廠商回來了,同時也發現到很多人不知道臺灣有這樣的能力跟接小單的代工單位。

  • 剛才很開心的是,隔壁這一位做冰淇淋的,她說之前一直找不到有代工的合作單位,我在想的是,我們差的是曝光機會來告訴別人,因為我們要的是給自己,我們不要人家幫忙,我們只要告訴別人我有這個能力,我希望政委這邊能夠幫我們媒合的是,如果OTOP將來在安排展售時,是不是可以像以車站、人流最多,且交通樞紐最多的地方,因為來往的人都是出差的人,這個是有經濟效益跟背後的深度,讓我們看到更多的人事實上是願意支持臺灣在地的人與產業,謝謝。

  • 我想我們每一次巡迴到每一個地方,像之前的火車站這一類的,像人潮最多的地方,我們都會盡可能去談,這個我們會繼續做。

  • 包含在台北的空總社創中心,我們也專門為了這一件事去申請了新的門牌,也就是仁愛路三段99號,也開始辦以永續發展號召的市集,目前是在週年慶試辦,用這個東西來,至少先吸引大家來的部分,會很積極地做,也包含剛剛所有講的這一個型錄,像這個型錄碰得到的地方會更多,這個也是可以幫忙的。

  • 剛剛有提到Buying Power的活動,其實就是媒合企業跟社企,讓更多大企業的CSR認識社企,進而購買產品或者是服務,今年上個禮拜我們剛辦完Buying Power的頒獎典禮,購買最多的幾大企業,可以接受政委或者是部長的頒獎,類似用這樣的方式可以讓大家更有意願購買。

  • 明年其實我們還會再辦類似這一種Buying Power活動的展售,也規劃在台北火車站,但是這一些前提是您可以先來登記,您就可以接受到這一些資訊,我們要展售的時候,我們就會通知你們,謝謝。

  • 我想Buying Power滿有價值的,今年到1.5億,不但比起去年是翻倍,而且去年都是一次性的,也就是三節採購這一類的,今年沒有記錯的話,超過一半是已經進入供應鏈的,所以是經常性的採購,這個是差很多的,因為你看到政府辦一個東西,我們中秋節買一個的話,就是那幾家而已,進入供應鏈的話,那會更多元化。

  • 其實我們要擴大這樣產能時,其實我們已經發現到我們的人力已經斷手了,而且在技術層面車縫這一塊已經斷層了,因此想要把這樣的場域先有,因此在今年下半年已經跟社會局標到新的場域,這樣的機具提供此問題給政委之後,我們也積極以高雄杉林區周邊的學校只要有流行服飾科或者是裁縫機的都去拜訪,像剛拜訪一間是勤美高中,只招收一班,因為我們是用人單位,我也希望能夠用到在地的孩子,因此順便去徵才,老師、主任的反映跟我們說現在孩子要走這一行不好走,今年只招生十一個孩子,因此還有停開的危險,而且學校也有面臨到明年要關科,我們也有跟他說需要這樣的機台,他本來也講說有一些二手的,想要跟我們一些串聯。

  • 但他們不知道他們的主管單位要如何申請、我們要如何跟窗口講,這都是跟有心想要給我們的學校單位,不知道方法、也不知道窗口,可是卻是已經有一個工跟須都串聯,就是中間少這樣的橋梁,因此不曉得在今天這樣的環境、會議中,是不是也可以協助我們,我們要怎麼樣究竟能夠找到這樣的學校,因為我們一直說要產學合作,去的並不是告知我的需求,也把我的孩子目前的狀況,而且現在其實技術層面應該是最寶貴的,臺灣真的在這一方面年紀非常大了,因此我們的媽媽、我們也幫他規劃了,也就是希望他們走向實質、退而不休帶領了這一些偏鄉的孩子、婦女來走,不斷永續走下去,因此我可能也要請政委幫忙,在學校或者是教育單位,如何跟他們申請,這一個部分要怎麼做?

  • 這個結構非常成立,完全沒有問題。

  • 通常巡迴會議會後換名片才是重點,包含我認識的老師們或者是有在做USR計畫,逐字稿出來之後也看一下,這一方面也多跟旁邊的人換名片,不一定是從我認識的人出發,從我出發都是中企處認識的人,如果中企處有一些媒合資源的話,會透過新創圓夢網的聯絡資料來主動通知,這個是沒有問題的。您有要補充的?

  • 我很快補充一下。這樣的狀況跟我前面的建議是一樣的,政府有非常多的資源,在全臺灣各小店上都有聯繫的管道,如果這樣的問題pass過來之後,行政部門主動積極,不要再做登記,我不一定登記,但是如果今天沒有來、沒有進到這個圈子是永遠不容易知道的。

  • 因此要反過來,我們應該要主動把先前已經佈起來的線,就是直接把它連上了,如果更積極的話,應該是可以做成公共媒合網,有故事性、需求、具體要做的事,還有老師可以教,這個時候誰的機具可以跟這邊連結?或者是誰獲得想要訓練都可以來連結,我們是在做這樣的媒合平台,如果願意的話,大家其實可以一起來討論,這個東西可以很快活起來。

  • 歡迎第二位自願者加入新創圓夢網明年的計畫,他們給我看的社會需求地圖媒合就是您剛剛講的,我也很好奇最後做起來會怎麼樣,但是在一開始規劃的時候,請老師一起進來,我覺得是最好的。

  • 第一個確保不要在新創圓夢網做了一些民間已經做的東西,串聯起來就好了,第二個是大家要的其實是快速反映,這才是我們可以做的,而不是很漂亮的畫面,很漂亮的畫面大家都可以做,我覺得這是我們最後可以對齊的部分。

  • 書面差不多這樣子。

  • 我們回來講一下地方創生,大家了解到明年是地方創生元年,我們離元年還有12、13天,現在還在地方創生0年,講的是比較是概念式、沒有操作計畫,確實是這樣,因為我們目前給各個部會的deadline是在12月31日所有要交進來的東西就要交進來,因此這一個部分確實大家看到的簡報不完全是可操作的,比較是未來要檢討的那個架構跟方向。

  • 因此你看到跟我看到並沒有什麼差別,這個是第一個要先講的。

  • 第二,因為行政院現在有一個院級的青年諮詢委員會,我們請各地在地方進行一些經營的青年,像我們在台南,目前委員會裡面也有一位成功大學都市計畫學系,現在也在創業,叫做林筱菁委員,她也是農委會的青年回流創新研究計畫的計畫主持人,我們各地都有這樣的青年朋友。我們應該是1月11日會到國發會,在地方創生元年的一開始,對於實際的計畫去進行具體的來回討論。

  • 這就完全牽涉到大家回去之後要如何跟公所的朋友開始互動,也就是進入第一線操作了,我想我們的青年諮詢委員有25位委員大概有一半都是之前跟各地方政府做過類似的計畫,很多都是跨三、四個部會的,我想交給他們來檢視我比較放心。

  • 我自己沒有辦法逐一去現地看到全臺灣的計畫,所以是要請這一些組織者們來,然後一次來看你這樣的規劃是不是可以真的這樣做,如果不行的話,國發會再回去說這樣不行,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比較具體的東西就可以出來。

  • 青諮會比較不像上任政府的青年顧問團,往往大家比較在意的是自己的創業或者是就業的部分。在這一屆一大半是組織者,大家在意的是地方的生態系是否能夠做起來,因此我們盡可能把國發會1月11日的簡報公開,讓大家更進一步進行對話的機會。

  • 如果有什麼問題要委員提的話,我剛剛並沒有要加重單一委員負擔的意思,大家都可以到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會的網站去看有沒有比較熟的面孔,他們大概都可以幫你們做第一輪的確認,並不是之後不溝通,之後還是一定要溝通,只是因為他們是院級單位,只是在第一個時間溝通是比較position。

  • 如果還沒有看這個國發會11月30日簡報的話,建議先看一下,這樣比較可以問到問題點。以我的了解是曾老師對這一方面是非常熟識,因此並不是單點式的做法,是要讓本來做社造或者是特定地方的產業或者是做文創,這一些力量可以加起來,並不是耗費大家計畫主持人的爆肝的情況,因此地方創生先跟大家回應,先提具體的問題,1月11日的時候,跟青諮會交流,之後也會有很多別的交流。

  • 另外,其他提到行動支付的部分,已經併案處理了。

  • 像銓敘部的部分,我想沒有辦法在這邊處理,回去之後請幕僚單位問一下人總,把之前至少來回相關的公文調出來。我們不一定可以透過這個平台一定要考試院做什麼,但是至少讓大家知道實際的情況,如果他們的實際考量比剛剛引用的那一句話多的話,至少把實際情況有做到對焦,目前就先處理到這裡。

  • 看有沒有我漏掉或者是想要討論的部分?

  • (與會者皆無意見)

  • 看台北的朋友有沒有其他要補充的?或者我講的過於簡略、你們願意follow up的部分,看有沒有要再補充的?

  • 沒有要補充的。

  • 如果沒有的話,就先到這邊,等一下請儘量交換名片,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