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些委員要到11點才會到。

  • 是不是有一些事務性的,看之後逐字稿也可以瞭解一下,我們先稍微報告一下,我看一下,現在還有27分鐘。

  • 是不是把後續的活動看一下?因為那個比較不需要執秘他們,那也沒有真的要報告,那就是資料而已。

  • 有要討論的部分嗎?或者這都已經確定了?

  • 卓越團隊一共邀四個?

  • 應該是說五隊,有一隊還沒有確認,有四隊已經確認了。

  • 下個禮拜天有兩隊,也就是水寶寶跟零時差,那三隊原則上都是6月29日。

  • 你說還沒有約到的是哪一隊?

  • 現在都約到了。

  • 是到今天早上都確定了,是五隊分成兩組。所以「搶救水寶寶」跟「零時差」各有15分鐘,另外三個各10分鐘,這個時間都跟他們講了?

  • 也許稍微講一下「實戰PitchSkill」大概會講什麼嗎?

  • 是教團隊可以怎麼樣簡報。

  • 是會有實際的例子demo?

  • 所以大家拿1.5小時的時間,當天的簡報是什麼時候?是下午?

  • 所以等於早上聽完之後,趕快回去改簡報,然後下午就用得到了。用意是這樣子?

  • 所以下午的報告是什麼時候開始?是總統一合照完之後就開始?

  • 每一隊中間不休息,是不是?就是120分鐘,然後每一隊去除,大概是5分鐘?

  • 大概5到6分鐘。

  • 但是是可以有簡報?

  • 對。跟政委報告,報告的地點可能不會在20個團隊的現場。

  • 沒有。這個是在國際會議中心,這是另外一個。

  • 所以是一組一個,不會聽到別組的。跟去年一樣。

  • 不然後報的有優勢。所以這一個部分的場地,你們都已經規劃完了?

  • 總統常去國際會議中心,所以維安什麼的應該都不是問題?

  • 主要是因為這樣子,所以才到那邊去,可能維安上大家的issue會比較少。

  • 所以各個團隊是什麼時候要到場?是9點要到或是9點30分?

  • 9點至9點30分是報到的時間。

  • 複選評審會議,也就是工作坊的那一天?

  • 那個部分的順序是要抽籤嗎?

  • 我們應該是在29日就會有。

  • 所以順序跟指導會議,也就是前一天一樣嗎?就是抽歸抽、評歸評?也就是抽籤的方法決定嗎?

  • 所以這個是你們要做實體的籤嗎?反正20個,也還好。這樣子看起來差不多。東波要講什麼,你們有掌握了嗎?就是簡報檔或者之類的?

  • 請跟他要最新版本的簡報檔,我們儘量實際開場前可能三天左右要到,一方面是因為我們也要做一下timing,包含如果他的電腦有問題,我們要用自己的電腦播放等等。

  • 二方面,按照他的訊息,我怎麼接到他的訊息去,所以盡可能提早跟他要到,因為我們這些人如果不跟我們事先要,就會造成臨場抽換,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儘量事前要一下。

  • 所以工作坊跟評審,看起來很完整,謝謝,所以關於這個時程,看大家有沒有什麼想要詢問或是想法的?就是後面附件的部分,我們現在只是在串場,我們在等其他人來。

  • 我想問一下5月26日那一天,因為大家第一次正式見面,所以各個提案瞭解狀況,比如有一些資料額外協調工作的話,如何跟國發會互動?

  • 我們是不是可以事先確保data stewards都可以約到那一天去?

  • 因為如果來的只是窗口,其實到下一次再見面,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

  • 所以這一塊我們的想法是,有沒有可能因為其實是……

  • 現在都有列出來。

  • 對,這些都有列出來,因為會涉及到不同的地方政府,有沒有可能是在26日這一天把相關的機關找來。

  • 即使還沒有同意要組隊,至少來聽聽看這什麼東西。

  • 聽聽看大家的想法,甚至實際的活動,比如加速要處理的事情。

  • 這個部分請你幫忙轉,或者我們這邊發便簽?

  • 我建議是主辦單位的活動,不確定要邀哪一些單位的話……

  • 如果不確定的話,再請盈志幫忙。

  • 我們可以初步分析一下。

  • 請分享一下聯絡簿,到底寫給誰比較有用。但是不會用你的名義寫。(笑)

  • 接下來我也有一個程序性想要問一下,像這一大本33頁,我只是隨便舉一個例子,第33頁的「海波浪」,他們說希望在工作坊的時候邀到荒野保護協會,這並不是行政院所屬部會,不是「行政院荒野保護協會」,我們也要幫他約過來嗎?

  • 我不太確定為何是找荒野保護協會,像我記得黑潮也是在做這個,可以瞭解的是,到底有沒有熟悉相關的NGO,我那邊有朋友可以問到荒野保護協會。

  • 會找荒野是因為荒野做環島海岸垃圾嗎?

  • 這個我比較清楚,荒野跟綠色和平,他們這兩年有做沙灘垃圾的調查計畫,所以可以看到那邊活動的訊息,因此才想要用民間的資料合作,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找那個計畫的負責窗口,看他們有沒有空過來。

  • 我們可以用官方的做法,也是發開會通知,但是切時段,屬於那個時段,邀請他們過來。

  • 因為這是正式活動,可以發通知,也可以跟他們聯繫有沒有收到,跟一般的會議看有沒有差別。看請他們派誰來,除非他們堅決不來,也沒有問題。

  • 不來就不來,我們沒有強制力。

  • 第二,如果有20個團隊,他們各有需求,我們要不要切分時段?他們早上就來,搞不定到下午才會到,可能對他們來講,時間會浪費很多。

  • 我確認一下,那一天是不是一整天的?

  • 這20個團隊,我們跟他們聯絡的時候,都有說會開這個會,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直接call-out,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現場連線,大家可以再確認一下,看有沒有這個需要,大家過了之後,大概先提示一下,整個團隊要先打給他們,也就是先後看誰要先聯絡一下。

  • 謝謝。不過我們講的是對外面,也就是對想要約的團隊,因此這樣聽起來有兩個:

  • 第一,5月26日的會通,我們什麼時候會發?

  • 我補充一下。嘉凱你是熟荒野保護協會,對不對?

  • 現在在第32頁有看到他們寫已經找了綠色和平進來,因為荒野這一次是跟這個一起做的。

  • 那他們的人已經在裡面了?

  • 綠色和平已經答應跟他們組隊了。

  • 所以他還需要荒野一起來?

  • 其實綠色跟荒野很熟。

  • 最簡單的方法是,我們已經知道發會通的時間,像5月26日之類的發會通,我亂講的,不管哪一天發會通,嘉凱會拿到會通的全文,我們會把全部要約的都放進去,如同葉寧所說的,其實會特別講到團隊的實作是下午才開始,如果你很想來聽「搶救水寶寶」的分享或者是聽我致詞——當然沒有人要來聽我致詞的話——當然可以早上就來,不然可以一起來吃個午餐,我想可以在會通裡面寫得比較清楚。

  • 拿了這一份會通,我們在送出去的同一天,就看輔委、評委認識哪一些人,像嘉凱就可以拿這一份會通去跟荒野講一下是什麼性質,不要讓他覺得一定來就一定要跳坑,沒有這樣子,他來只是瞭解一下這一件事是怎麼回事。大概就這樣子。

  • 會通的部分,會請國際處把要邀的單位都給我們,我們就會發正式會通,國際處有準備邀請函的部分,機關、機構的首長也有另外一個邀請,以上。

  • 所以作業時程上,其實我們今天談完也差不多了,你們禮拜一彙整一下,彙整之後就給這邊去發。

  • 我們會把今天大家要討論、要邀請的單位確認下來,到時會把清單給科會辦。

  • 由科會辦來發,這是對外的部分。對內的部分,我們今天討論到一些公部門需要給資料或者是不是需要給資料,而是給人的地方,就一次彙整給莊盈志看一次,其實他知道有暗樁更適合,那就抽換一下人,會通給更適合的人, 就這樣處理,所以附件的部分,處理到這裡。

  • 剛剛嘉凱有一個程序的問題,我們討論一下,我們現在有一堆個人參賽的名單,大家手上有一份24個人報名,其實只有21個人,因為又有一位我們很熟悉的朋友報名了3次,這裡面分成兩種狀況,一種狀況是就像前10頁「是否願意接受主辦單位」都寫否,他們只去嘉義市那一隊,如果不的話就不來了,我們也很好奇為何不一開始組隊就算了,知道這一件事的原因嗎?

  • 他們目前有加入嘉義市的。

  • 為何又在這邊個人報名一次?

  • 先報名,後來才加入一次。

  • 簡單來講前10頁已經處理好了,我們就跳過。

  • 其他大概都是願意接受主辦單位的媒合,不願意的,我想我先挑出來,閒置化學品(第18、19頁),一位是中國化學會的秘書長,一位是嘉義應用化學系的副教授,他們也都是指名要參加這個隊伍。

  • 他們現在有併進這個團隊裡面嗎?

  • 意思是他們想要加入,但是還不知道他們的存在,是這樣嗎?

  • 你們聯絡的時候,有跟團隊說有這兩位或者還沒有?

  • 我們說有一些個人報名的部分。

  • 沒有講到這兩個人?

  • 這個是我們等一下可以call out的狀況,他不接受媒合的意思是,如果這個團隊不認可他們,我們就沒有他們可以用,對不對?所以這個是最容易處理的,我們是不是等一下就列到議程當中,我們直接跟化學品那一隊說有這兩位都是老師們想要參加,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是不是就直接加到他們團隊的名單當中,這樣子也省去作業等待的時程,如果同仁可以打電話就可以打了,麻煩現在聯絡一下。

  • 其他的部分我們看到第20頁跟第19頁,其實是同一個人,只是不小心按了兩次而已,擅長的工具是google,這個是非常有意思的。

  • 不願意接受媒合的就這樣子了,剛才CK是說……

  • 我想問一下不願意接受媒合,還是有機會的話……

  • 有沒有實例?舉一下。

  • 比如司法院那一個,第41頁,包含裡面的成員都是司法院,但是他的目標是希望可以幫助民眾來看懂判決,下面的專家都是有一個對於不太確定司法界的記者是不是看得懂。

  • 你的具體提議是把應用化學系的找過去嗎?

  • 不是。這個狀況下,我看了一下沒有人報這個團隊。

  • 如果沒有人報這個團隊,那也無所謂,因為其他人,除了現在正在例外處理的,不願意接受媒合之外,理論上都願意接受媒合,所以意思是只選了其中兩、三隊,但是我們覺得司法院很需要人,是可以把那一些人抓過來的,也就是「是否願意接受媒合」,選「是」,那就可以,我們現在是在討論「否」的部分,因為「否」的部分可以用程序解決,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我們還是尊重「否」,不要把化學會拿到司法院裡面去,好像哪裡怪怪的。

  • 現在只有一個選「否」的是陳祐廷,陳祐廷說不願意接受主辦單位媒合,看有沒有什麼意見?

  • 依照之前提案的部分,是不是只有雲端農業的部分是可以match起來?就是之前在其他的地方有提到資歷。

  • 其實他在國際松也提了三個案子,也是多才多藝的朋友。「雲端農業」是雲農那一案是不是?

  • 他們沒有需求。

  • 雲農是第幾頁?

  • 如果政委看表,很清楚我們都有列了,前面7隊是有需求的,後面沒有需求,這個我們先整理出來,大家看這個簡報資料,從第3頁開始。雲農是在第5頁,所以這邊很多,人家沒有需要就不用幫他處理。

  • 已經21個人。

  • 所以那個還要再確認。

  • 我們有團隊的上限人數嗎?

  • 我們為何是說10位?我不太記得了,有人記得嗎?

  • 那個是配合府裡面的。

  • 喔!對!總統府的場地,所以不是我們的什麼獎盃製作預算之類的,沒有這個問題。如果只是場地的話,我們建議不要逼他,如果實際最後他得獎了,就是挑10個人來,好不好?

  • 我們也是發10個獎盃。

  • 獎盃製作有沒有預算的問題?

  • 我們如果確定只能發得出10個獎盃的話,獎盃上有沒有寫名字?

  • 那還好,等於他們挑10個人來,來的人都有獎盃可以拿,但是其他人都還是隊員,我們在網站上都還是隊員。

  • 也就是如果進到最後10隊。

  • 如果最後得了優勝團隊,獎盃就是只有10個,反正來幾個就是頒幾個。

  • 就是他們代表領獎。

  • 至於他們回去要上半年放一個人家、下半年放一個人家就是他的自由了,所以我的具體建議是不要逼他們。

  • 那只是通知他們。

  • 第一個是未必進10強,第二個是我們那時再跟他們說挑10個人,因為場地限制的關係也不遲,我們試著這樣處理。

  • 雲農那邊如果沒有需要人的話……

  • 雲農的人會不會太多?有21個。

  • 你是說把他們的人數分給別人嗎?不過上次高雄氣爆也是非常多人,因為他們有6個單位,全部加起來,所以就很多人。

  • 如果很詳細去看的話,有農事、茶改、服務創新……一家公司,不是,這個是「要,不藥的安全」,事實上是很多元性,如果有多元性的話,應該還好,如果大家有不同的意見也可以提。

  • 我考量前兩次工作坊場地限制的問題,因為每一組是一樣的,如果來兩倍的話,有辦法安排嗎?

  • 我們現在怎麼分?一桌是繞著那一個桌子坐嗎?

  • 長桌倒比較容易處理,現在只是要不要破例而已,現在把桌子加大而已。

  • 去年20隊,一隊10人左右,就是把場地8分滿,還有工作區。

  • 因為多了一倍的人。1、2位都還好。

  • 臺灣資料科學公司一進來之後,其實嘉義這個也變成11個人了,還不加上別的媒合進來的,所以我們需要一個一致的規範,你不能說多1、2個還好,但另外一個跟他說只能派10個人來。

  • 那就多10個來。

  • 我想我們一視同仁。他們團隊多少人無所謂,但是工作坊也好,或者是來領獎也好,反正就是挑10個人來,我們就給10張門票,紀念品的話,便宜的可以多給嗎?

  • 如果開瓶器都要省錢的話,那個也……有21個人就21個開瓶器。

  • T-shirt跟開瓶器都ok。

  • T-shirt跟開瓶器都獎勵參加,一隊是10個人,最後個人來2、3個,反而後來的2、3個沒有T-shirt跟開瓶器都還好,儘量T-shirt跟開瓶器都給。

  • 我想大家都沒有意見的話,我們就這樣來處理。

  • 祐廷這邊如果雲農不需要的話,大家看哪一個團隊比較好?哪一個團隊比較可以吸收?

  • 我們已經聯絡了衛生研究院跟海委會,他們都在等,要call-out,剛剛有說有兩題,一個是化學品,要等大家都到了再call-out。

  • 化學品那一題可以先call-out,因為不管大家有沒有來,我們問的問題都是一樣的。

  • (與吳政峰通話)

  • 你好,請問是吳先生嗎?

  • 我們現在剛好在做個人參賽的報名,我們有收到兩位個人參賽的名單,有指名要加入你們的團隊,別的沒有要加入。想先跟你講一下這兩位的狀態,有一位趙秘書長是中國化學會的秘書長。

  • 另外一位是邱秀貞老師,是嘉義大學應用化學系的一位副教授,email再請團隊再提供給你們。另外,化學會還有一位劉載春老師。想問一下這幾位,他們之前有找您接觸過或者是談過嗎?

  • 在LINE上有交換意見過。

  • 你對他們想加入團隊的意願如何?

  • 是不是直接把他們列入你的團隊名單?因為我們現在雖然場地的限制,就是活動大概都只有10個人可以參加,但是我們並沒有限制團隊的大小,所以我們會盡可能把你們需要的都媒合上,因為目前3個人,3+3是6個人,所以是放得下的,因此您覺得ok的話,我們就做成紀錄。

  • (通話結束)

  • 這一案就這樣子,另外那一案倒不需要現在call out,按照剛剛所講的,先把會通擬出來,提供給CK,CK幫忙問一下的方式去處理。

  • 剛剛陳祐廷有沒有人要幫他找別的隊伍?

  • (皆無人回應)

  • 如果都沒有的話,我們就不約陳祐廷了?

  • 希望參加的這些隊伍,依他的優先順位,也就是雲端產業農業,但是因為雲農那邊表示並沒有希望個人報名,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因為也沒有願意接受主辦單位媒合,所以我們經過這一次討論,是有逐字稿的,我們之後覺得這一次非常感謝他的貢獻。

  • 以上,選「否」的都處理完了。

  • 林育新是工研院想要做的,是「氣喘遠離我」,這個是哪一個?是環保署的那個,環保署那個是願意接受人來的,對不對?

  • 直接把它媒合進去,因為這個是他的首選,他感覺上看起來技術上是比較相符的,所以除非覺得「詐貸掏空早知道」那邊太單薄了,不然我們再重用,否則還是尊重他的第一個選擇,因為像「詐貸掏空早知道」,所以其實我們先尊重選否的人的選擇。

  • 對不起,因為處長才剛來,我們先把程序性講一遍,我們先把名單講一遍,就是邀某一隊,因為前10頁都已經邀到了,那一隊都同意他們加入,所以我們根本什麼不用做。

  • 陳祐廷老師因為選的是我們討論之後,可能「雲農」是比較適合他的,但是「雲農」那邊也沒有需要隊員,因此感謝他的貢獻。

  • 另外,有化學會的幾位朋友,有做化學品的分享,我們有call-out給團隊,他們表達原因,而且在LINE上也跟他們通話過,可能會有5、6個人的團隊,但還是少於10個人,所以應該沒有問題。我們現在處理的是第14頁,也就是林育新的case,因為「氣喘遠離我」那一隊也還需要人,而且看起來他的技術還算符合,因此我想我們暫時先尊重他的第一順位意見,如果「詐貸掏空」都沒有人,我們再回來改決定,因此「否」的部分都處理完了。

  • 其他的部分請這邊稍微報告一下。

  • 政委、各位委員,以下由團隊來報告,今天大家手上有幾份資料,包括現在要報的簡報資料,有一份比較厚的是20個入選團隊的一些細資料。另外有附一頁對照表,這20個團隊在哪一頁,所以如果大家看一個團隊,上面有頁碼可以直接對照。

  • 另外,剛剛政委在補充個人報名的這一份,總共有24個。

  • 我們現在接續往下報告,我們整理了一下這20個團隊當中,有真正提出來媒合需要的,我們放在前面的7個隊伍,資料整理上也有把各個團隊現在的隊員人數,後面有一些個人報名的,像我們寫了有一些先放上來。

  • 這邊依序是前面有需求的團隊,後面從「FixTW」以下,這邊他們目前都沒有提有媒合的需求。

  • 以下是個別團隊有提需要的部分,我們整理出來。

  • 政委是要從個人這邊把它處理完,或者是要回到哪裡?

  • 把有媒合需求的盡可能滿足完,我們再討論沒有媒合需求的,剛剛化學品分享,3個人已經變成5個人或者是6個人,環保署從7個人變成8個人,這個是剛剛已經做的事情。

  • 如果大家不反對的話,就對有媒合需求的一對一對來看這樣子有沒有滿足到,如果沒有滿足到的話,大家手上有沒有一些名單可以幫他滿足這個需求。

  • 第一隊做「AI輔助遠端救護」的部分,這(簡報頁面)是他們提出的需求。

  • 其實有一個「本土化的語音辨識系統」的語音辨識工程師,另外一個是把這個東西接到這一套系統裡面,包含這個看起來前端、後端都要,其他加起來的,大概是做使用者體驗的設計,簡報高手是不是暫時先跳過一下?

  • 「消防派遣員」是什麼意思?有人知道嗎?

  • 是實際有派過OHCA的人。他們的人看起來並沒有第一線派遣的人。有什麼想法?我們要不要反過來?像消防派遣員我們要從哪裡生出來?

  • 開外掛或是從名單當中?

  • 名單裡面,我沒有看到消防員來報名。我們是不是可以動員之前總統盃有得過的,因為去年也有一隊做OHCA。

  • 去年OHCA跟EMT相關的,有一些是在高雄、有一些是在台北,如果要邀請他們的話,是以邀請的方式加入這個團隊的話,可以啊!我可以問問看他們有沒有時間,因為我認識他們。

  • 麻煩問一下,這個題目跟他們去年的題目,可能高達八成是有重疊的,所以等於是他們去年沒有做完的一些想法可以拿來這邊做,儘量用這樣的方式說服他們過來。我想系統設計師跟消防派遣員大概都可以這樣處理。

  • 因為這個跟去年最大的差別是,他們想把急救報案的語音資料庫拿進來做分析,我們知道去年有誰真的有,像1999那一隊好像也沒有消防的,1999是一般詢問的。

  • 去年119。他們是拿call center的資料,但是看派遣紀錄,並不是看報案內容,沒有電話裡面的描述去做data。

  • 所以這邊想要做的事是,其實在派遣原端直接來判斷是不是OHCA患者,這個跟去年累積的資料不一樣,蕭老師或者是執秘知道有類似的題目嗎?就是直接打到消防隊的語音紀錄。這好像不會特別留?

  • 系統裡面一定會有留。

  • 到metadata的等級應該沒有。

  • 所以這個意思是真的找到消防局,然後願意開始在進線的時候,說「為了總統盃黑客松,然後以下對話將進行錄音」(笑);不然資料怎麼來?

  • 所以聽起來最困難的部分,反而是這一個部分?

  • 對,因為之前針對包含了語音訊息,其實在open data的時候有討論過類似的案件。

  • 當下主管機關認為這個報案資料用不到說有誰,所以這一個部分沒有辦法。但是以這個案子的處理方式,另外一種的處理方式是邀請機關的人來加入這個團隊,因為是機關內的權責,也許是可以做處理的。

  • 我的意思是,我們的錄音還是要告知,也就是聲紋資料。你的意思是我們隨便找一個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的消防局,然後說某一個進線電話,開始說「因為總統盃黑客松的關係,這一通電話將會錄音,在當地本地計算,不提供給別人。」你提的是這樣的意思嗎?

  • 這種做法就比較不會有一般人擔心的個資問題。

  • 那當然。有人認識消防局嗎?配合度比較高的。

  • 我認識台北市的,我可以問一下。

  • 因為如果沒有任何一個消防局進來的話,感覺上這個POC可能都做不出來,而且他們可能到一半就會被迫改題目,因為完全沒有資料可以用,所以這邊可能麻煩聯絡一下。

  • 反正我們說「聯絡一下」的意思是要加到會通的收件者裡面,他們不來就不來,我們要拿會通,請他們聽一下這一隊的想法是什麼,具體的人名是什麼,再請團隊提供。

  • 加了會通之後,放在那邊一定會打電話回來,因為搞不清楚狀況,是誰擔任call center。

  • 科會報發的函,是科會報接。

  • 可以先跟他講一下。

  • 我們會事先聯繫。

  • 我們剛剛講的順序是,會通擬出來還不要發,所有這一些中介者們,都先拿到這個會通,給大家一、兩天的時間先通知一下,通知完之後,然後會通再發出去,是這樣的順序。

  • 本土化語音辨識系統,你們聯絡團隊的時候,「本土化」到底是什麼意思?有人知道嗎?是要聽得懂台語還是?

  • 對,可以聽得懂,口音的部分。

  • 不需要字正腔圓,慢慢唸一句話,這樣當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主要是台語嗎?

  • 有誰在做台語的語音辨識?工研院?

  • 上次去台南智慧製造中心裡面,有一個孵化器是成大的團隊在做台語的語音辨識。

  • 要去確認一下,現場demo是台語的。孵化器是在南科製造。

  • 因為我們這個prediction的domain非常窄,只要是OHCA跟不是而已,所以這個對語音辨識的要求沒有那麼高,不是所有急重症來急診都要判斷得到,說不定有機會。

  • 蕭老師有他的聯絡方式嗎?

  • 我找一下再提供給資策會。

  • 其他還有人認識做台語語音辨識的嗎?就是混合語音辨識。如果沒有的話,最壞的情況是,接現成的語音辨識的API,那當然沒有台語,現在的腔調也都還可以,所以如果做proof of concept的話,還是做得到一個程度,但還是以台語的為優先的,如果真的做的好,很快原住民族語言、客家話很快會出現,但是無論如何麻煩先把台語做起來,因此麻煩蕭老師找一下團隊。

  • 這邊有提到為何他們需要簡報高手嗎?其實看起來每一隊都需要簡報高手?

  • 對,其實每一隊都有這個需求。

  • 如果通案處理,你們先找一個稍微會一點點簡報,但我們在工作坊的時候,請真正的簡報高手來帶大家教學一下,你們已經排了,對不對?是不是可以一定程度稍微吸收一下這個需求?

  • 不然數位國家組也有找到簡報高手,對不對?

  • 我想他們也會對這些有興趣。但我會比較不希望有一些簡報高手的才有簡報高手,因為每一隊其實都一定有需要,所以我想我們通案用一個簡報訓練,可能也讓沃草那邊知道一下,視覺傳達是總統盃黑客松很多隊伍都需要的,如果他們願意來參加的話,不一定要馬上組隊,但就來工作坊看一下有什麼東西,他們可以變成關心的一些視覺傳達內容。

  • 我覺得這個也是滿好的,但他們不來也不會怎麼樣,所以這也麻煩跟沃草聯絡一下,所以這5個差不多這樣子。

  • 系統設計師方面,就是全端,我們現在可以用的預備隊大概有幾個人?

  • 有10來位協作的,然後巨資有兩、三位,大概就有十位上下。

  • 我看林志軒比較重要的還是資料分析,這邊有列一堆前端的東西,不一定真的是那麼擅長的,說不定只能管後端,所以預備隊有前端的人,即使我們這邊剛剛加了消防派遣員,然後加了一個語音辨識的可能性進去的話,也才7個人,所以預備隊這邊能做前端進去的話,我想這個隊伍就很完整了,我想試試看用這樣的方法做,所以這一隊就這樣,看大家有沒有想要詢問的?

  • 我們接著往下看化學品的分享平台,Ozone。他們要一個前端跟資料分析,目前我們剛剛幫他們媒合了一個進去,其他看大家有沒有什麼想法,覺得這一頁你們有沒有認識或者覺得比較適合進來的人?林育新是我們剛媒合進去的,學R學了五年,SaaS都會,所以感覺上資料分析那一個部分大概已經滿足了,所以他們現在需要一個視覺設計師,也就是UI、UX的人。

  • 我們預備隊裡面有這一種嗎?也就是視覺設計,像體驗設計?我先看一下個人參採名單裡面有沒有設計師,好像專門沒有學UX,但是專門有第23頁翁介誠的那一位,感覺上什麼都會,所以這個當然是一個可能性,不過他自己的主觀意願比較不是來做Ozone,這一隊完全沒有做設計的人,他們的隊伍是……

  • 參與的隊伍,這一家公司就是做AR、VR,因為他們也有參與智慧城鄉top down計畫的執行,或許透過他們的成員,這當然商業公司的參與。

  • 卡米爾,是不是民生公共物聯網的那一個團隊?

  • 是。去年我們看過。

  • 也就是掛路燈空氣盒子的那一家。

  • 對。加起來是這兩家。

  • 卡米爾跟宸訊都是環保署的配合廠商,他們本身都有做資料分析,還有做資訊系統的能量,所以基本上這一些前端都是一開始在處理。

  • 我有看他們Airmap的網站,UX還不錯,但他們應該會願意,民間UX的人加入是滿高興的,因為確實可以做到一個程度,但是感覺並不是完全從UX出發來寫,主要還是他們的spec收到什麼寫什麼。

  • 我覺得就算完全沒有媒合進去,像CK所做的也可以做到一個程度,這邊沒有人認識專門做UX的人嗎?

  • 這邊的問題是,要變成正式的,這一些都是以後可能的配合廠商,所以現在找一個幫他設計的介面,這個會有問題。他們是做前期研發而已。

  • 這個是可以進去的,也就是資料分析的那一個部分,所以如果大家對於UX、UI沒有覺得特別要媒合特定的人進去的話,我們就先放著,如果之後大家有想到的話,那就鼓勵他們過來。

  • 文櫻主任現在不在,是不是?

  • 她今天不出席。

  • 個人是持續報名中嗎?

  • 沒有,停了。

  • 因為下一個週末是g0v黑客松,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去那邊?

  • 當然可以,要他們直接跑去空總那邊提案才會有人,不能說資策會跑去幫他們提案找人,這樣好像也很奇怪,因為我們很難幫他們把價值主張講得很清楚,因此我想這個是一個問題。

  • 如果這樣的話,我想我們這個就先放著,之後如果碰到有人的話,我想這種先放著,請團隊列成一個清單,就是真的缺的,也許從現在開始到工作坊中間,可能會碰到一些閒置的親朋好友,還是可以把他們推薦進來,所以這個也許就這樣子。我們往下。

  • 下一個是「銀髮天使」,只有一個數據分析的需要。

  • 這一案是「銀髮安居高度需求名冊」,是把包租代管跟長照加在一起作分析,這個相當地奧妙。

  • 這邊說需要數據分析,可是64頁寫得是需要視覺傳達,所以到底需要什麼?因為團隊裡面都是一大堆資料非常強的資料分析師,所以很難想像他們需要資料分析。

  • 應該是第64頁這邊的成果呈現。

  • 所以是64頁為主,因此需要視覺。

  • 我們的個人報名有……

  • 15頁。他的優先議題沒有列這也是做成果呈現表達,他是公衛學院。

  • 如果這一頁的話,雖然擅長的技能是成果呈現,但是擅長工具裡面倒沒有特別講的,這個感覺上跟他的能力跟這一堆戶政司、統計數的好像重疊得比較高。所以執秘的意思是寫的成果呈現,大概相信他可以做成果呈現?

  • 對,因為他算是domain knowledge。

  • 覺得要做成果呈現,應該每個人都可以嘗試,他本身也是domain know how的人,所以他的背景是偏公衛統計,因為他還有另外一個身分,臺灣也是服務學習,就是比較是質性的東西,因此可能跟公眾比較有關。

  • 所以大家覺得這portfolio算是適合,所以就加進去,那就加進去。這個算是有媒合到了,我們往下。

  • 下一頁是「國土智慧巡守隊」,這個是在34頁。

  • 這個是水的IoT那一案。這一頁倒是非常跨領域:第一個是希望農田水利會派一個人,這是非常清楚的;接下來希望有一個工業工程的去做綠色供應鏈管理,這個是環工;第三個,需要有一個會做統計圖表的。

  • 他們自己的領域裡面,環工也已經有一些人了,所以感覺上他們很需要的是,農田水利會這邊的領域知識,其實35頁團隊需要的是同時需要嫻熟PaaS、SQL跟GIS實作能力的技術好手,跟這邊媒合的三個專家,好像都沒有什麼關聯。

  • 你們在訪問的時候是什麼意思,我可以先問一下嗎?他們說非常需要一個有GIS的,但是這邊需要我們媒合的三個都不是寫程式的,所以其實他需要四個或者怎麼樣?因為不是我打電話。

  • 他會不會需要的不是技術的人員?

  • 好啊!確認一下是不是比較好?因為按照他寫的這三個,確實都不是我們傳統上所寫程式的,但是他說也要嫻熟PaaS跟SQL,然後不用好像很奇怪。

  • 我的看法是,他們要的不是計時的人員,因為裡面就有好幾個寫空間分析的,他們要的是場域,他們沒有場域要做實驗,因此要做水利或者是有圳排的。

  • 就是實際去做插排的人?

  • 他們提到的另外一個是可以找工業區管理處,因為工業區管理處管自己的水,對不對?按照這邊或者是執秘的經驗,我們找水利會比較容易或者是找管理局比較容易?或者其實都很困難?

  • 如果是水利會的話,其實農委會有很大施力的地方,如果能夠把農委會報進來的話,這個完全不一樣。

  • OK。而且農委會自己裡面,其實也有水質檢測等等的這一些對口。

  • 可以call-out了。

  • 好啊!沒問題。

  • (與曾蘭婷通話)

  • 你好,請問是曾小姐嗎?

  • 我們在看你們訪談的紀錄,因為你們現在需要三個,一個是水利專家,最好是直接在公部門裡面主管插排的人,對不對?

  • 另一個是做綠色供應鏈管理的工程人員,第三個是做平面設計。因為在訪談的紀錄裡面,你們需要嫻熟平台服務研發,SQL跟GIS的技術好手,因為看起來你們已經有好幾個技術好手了,所以可以稍微解釋一下後面PaaS、SQL跟GIS用在哪裡嗎?

  • 我們現在是有水盒子的裝置,對不對?他們現在做測試的時候,是哪一個點,然後去收資料,對不對?

  • 如果要變成public service,是不是有一個平台?設置的點是不是布局在某一個區域?

  • 不過這個有兩個,一個是像空氣盒子的平台,後面講的是要有一個實作的場域,不過邏輯上是先有後面的,才有前面的。

  • 我們要先確認這個裝置是可以用的,要放到DB裡面才可以做分析,對吧!

  • 所以現在主要是想要場域嗎?

  • 你們這邊列了很多,像農田水利會、工業區的管理處,或者是全臺灣有在做灌溉的,你們有特別偏好他的好比像地理位置、大小或者是管理方式嗎?

  • 大部分都是在北部,但是我自己在分處長梁博士,我跟他認識,真的需要的話,我會請他幫忙。

  • 哪一個分處?

  • 就工業區的部分。另外一種是直接到農地工廠很多的地方去設點,對不對?

  • 我覺得,還是有農委會的背書比較妥善。

  • 我現在不知道農田水利會管轄的單位是不是農委會?

  • 是,指導單位應該是。這個是最近的事情,他們已經是公法人了。

  • 他們也是屬於法人,他們需要透過關係來請求他們的協助並讓我們做實驗。

  • 瞭解。另外「綠色供應鏈管理」,可以多說一些這是要供應鏈管理的哪一個部分?

  • 我這樣講,現在的水盒子可以檢測水中的污染物質對不對?

  • 實際上在做檢測的時候,現在的sensor是可以測量流速,其實管的截面積跟流速就知道其排水量,我們就會知道這一家工廠的水土是多少。這一個部分我們也希望在這一次裡面水的情報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所以我們希望瞭解綠色供應鏈當中對於水足跡比較瞭解的人,也不用幫什麼,就是請教一下他們怎麼計算。

  • 所以,可能是之前他們曾經做過類似研究,或者是發過類似paper的老師?

  • 對,我們瞭解一下可以做到什麼程度。有時製程水的耗用不見得是在排放口,我們可以知道那個情報,我們想知道的是,現在掌握的這一些技術是不是有可能可以更深入的去做更多的運算跟分析。

  • 瞭解。就是在綠色供應鏈管理這邊,你們有已經知道像大學的研究所或者是研究單位已經在做這個題目或者是已經有過publication,我們是可以幫你們發開會通知。

  • 我們沒有這一個部分的連結,我們想做,像空氣盒子跟水盒子,他們在架構的規劃很類似,對不對?但針對水的特殊性,其實應該牽涉到水足跡,對不對?這一部分我之前在塑膠中心有接受過培訓,如果我真的找不到人,我們就去請教塑膠中心。

  • 瞭解。最後簡報敘事那邊,我們簡報單位會安排一個所有的團隊都可以聽、可以分享的課程,我們也會請一些視覺傳達的朋友在媒合工作坊出沒,因為這是共用人力,可能不會專門配一個隊員,但我們也會盡可能幫你們想哪一些視覺傳達的朋友們更適合,我想這個可以到做出一個原型之後,可能到第二次或甚至第二次之後,我們再來找都不遲,我們先把這個可行的範圍畫出來。

  • 我們當然是希望可以接受很厲害的好手幫忙,就是給他data,他可以把故事視覺化。

  • 好啊!我們儘量。因為目前20隊裡,超過50%都有相同的需求,顯然是最搶手的一個職業。

  • 我應該好像要轉行。(笑)

  • 就是說故事的天下(笑)。

  • 這個部分我們儘量,但前兩個部分我盡可能幫你們安排。

  • (通話結束)

  • 看法規那邊有沒有什麼辦法?因為他們在做sensor。

  • 大家好,我是君孝,我看一下需求,其實跟農田水利會都有在接洽,去年相關的講師,大概跟全台各地的水利會都有接觸,水利會本身是有在做的,他們有碰到的問題,他們在很多的管道渠道之後,後來的水戰情預測怎麼做,這一塊是有共同性的缺口,只是水利會這邊有沒有相關的專家是可以提供協助的,因為後來實際去瞭解,因為我自己本身做資料分析,我實際去瞭解水之後,我發現水利工程是很深的學問,跟整個本身的灌排水設計,還有泥沙淤積的狀況非常相關,這邊是需要專業的知識、溝通與交流。

  • 我本來是純資料看,但是後來我們到現場的狀況後,發現差異性非常大,因此假設有一些專家協助,其實會讓後面做比較順的。

  • 第三,我覺得簡報敘事的視覺化圖表,其實全臺灣在做都是非常搶手,我想都可以對這一塊有議題非常有興趣的人,其實我們公司自己也在做。

  • 意思是也要進來嗎?

  • 我們會看狀況,我現在處理農田的部分,最麻煩的是水,其實最能夠產生田間的相關狀況,回過頭來整個的水品質、狀況,還有是不是有一些重金屬的污染源,這一塊是還沒有辦法掌握到,其實是這一塊資訊還沒有很清楚,這個對產業來講是會有實際上的幫助。

  • 所以26日有空嗎?要不要來聽一下?至少不是隊員,也是老師。

  • 會通發一下。

  • 剛才處長說農田水利會,我們邀誰比較快?

  • 我建議請農委會來提一下,農委會如果能夠去指派一個農田水利會來參與的話,這一件會進行得比較快,不過我會concern的實際情況,農委會會擔心這個做出來會不會自己打到自己人。

  • 所以就要要找一個比較沒有問題的去農田水利會,相對上來講,而不是最集中的那一些農田水利會。

  • 也許有水利會,但是沒有農田(笑)。不過我覺得七星都有水利會,只是他們沒有什麼田。

  • 剛剛這一隊,我們覺得還滿不錯的,像新竹水利會或是更北邊一點的北基水利會,也許對於這種敏感度就降低了。

  • 新竹的針對性相對低。

  • 這個就做成紀錄。

  • 如果能夠到單位的話,農委會的農田水利處更明確。

  • 我想我們就把剛剛很具體的需求,因為電話都有逐字稿(紀錄),那一段可以直接提供給農委會水利處的朋友,然後很明確跟他說關於水足跡、差排的兩個部分,請他們推薦相關的人來我們第一次的議題工作坊,來了不一定需要加入成為隊員,但是我們強烈建議讓新的IoT硬體,可以有一個政治上比較不敏感的場域來做測試,因為這個團隊也說如果不幫他們媒合好的話,他們就要自己衝進那一些農地工廠測了,可能也沒有什麼顧忌,我想就這樣處理。

  • 一個小小的建議,好像他們叫灌排,不叫插排,我不知道插排有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跟農委會溝通或者是那個的時候,講灌排,他們會比較瞭解意思,如果講插排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問。

  • 我建議可以多找幾個團隊來協助,一個是Re-Lab,一個是簡訊設計,這個都可以邀他們都來。

  • OK,所以意思是之前找過的那些朋友都過來。我們交情有這麼好嗎?

  • 簡訊設計有CSR的部分,就是「圖文不符」。那應該算CSR吧?

  • 我想都不強制啦!我們就跟他說這邊有一批大眾都關注的資料,如果願意來幫忙做成一些圖文的話,也對他們的可見度,可能有一些幫助。

  • 我們有什麼可以給他們?就只有T-shirt,對不對?也不會有車馬費?來的送T-shirt,就這樣處理,這一案差不多就這樣了。

  • 我們往下,「抵嘉真順」。這個他們已經有一整票資料科學有限公司的人進來了,而且他說他們需要會Python的人,裡面也有應該不只一個人會Python,所以這是不是表示已經滿足了?

  • 如果這樣的話,那就這樣子,他們看起來這一組人進去之後,好像真的變成必須挑10個人到場,已經超過10個人了,因此這一案就這樣,我們往下。

  • 「磐石行動」在第69頁。

  • 這個是自願加入國發會資管處的一群朋友。

  • 那就加入,好像不只磐石像資料蒐集小幫手。

  • 真的,一個前端、一個後端,你們data平台2.0,就做完了,不如他們兩個湊在一起做,變成data平台。(笑)

  • 我想一方面需要的東西,其實有一個介面,這個介面在分類上比較符合大家的實際用法;第二個,他希望能夠把目前用的規範跟國際通用標準來做系統檢視,看是用自動的格式翻譯或是產出一系列,我們是不是可以改成國際規範,我們其實在民生公共物聯網做過一樣的事情,我們用SensorThings這一些,但是我們碰到的就是只有一小部分的資料,巨資這一群人看起來是什麼都要做,看有沒有要加入的多餘人力?

  • 基本上5月26日就會參與活動,所以基本上可能有不同角色,一個是這個團隊裡面的,另外一個也是多數的。

  • 所以意思是願意把名字列進去的意思?

  • 到時會一起來。

  • 你們處裡面有人會CKAN嗎?你們現在不是用CKAN架的?

  • CKAN是縣市的才用。

  • 我釋放一些資源進來。去年做台中市的data hub的改版時,規格寫CKAN,當時執行的團隊,是逢甲GIS的團隊,但是有一些規格,像meta data還是不會做,所以我請他們找東波,東波也熟CKAN,在中研院之前生物多樣性中心,裡面也有一、兩個工程師熟悉,因為東波也是這一次邀來的講師,可以透過東波找一些人進來。

  • 他也是專家輔導團嗎?

  • 也是輔導團的。我現在比較想知道的是,他們要指定會CKAN的意思是似乎是自己幫data.gov加非官方入口的意思,有到這個程度嗎?

  • 好像沒有到這個程度。

  • 只是對這個資料本身優化這個架構,其實老師所講的團隊就非常適合。

  • 我們請執委聯絡一下東波,他們就有資源可以進來。

  • 這個是一個。因為東波希望儘量把所有的資料之間的關聯可以自動被發現,所以我想這個跟他的議程是相當符合的,因此看不是他自己,不然就是他之前執行的團隊裡面,有沒有人能夠幫忙做這個很重要的工作。

  • 資管處這邊就是以一個友情贊助,但不寫到隊員名冊的方式來參加。

  • 知道我們的意思。

  • 可以自由在NPC跟PC之間切換。(笑)

  • 他們指明要CSS到bootstrap,這個太細了,我想任何會前端的工程師都可以滿足這個,我們個人裡面還有什麼人力可以用的?有沒有人看起來跟他們比較像?好像也都還好。資策會這邊應該是有前端的人。

  • 我們就不用個人參賽的人。因為看起來這一票人好像比較不是做前端的,他們對前端好像不是很有經驗,所以我覺得你配一個比較強的前端給他們還是比較好,就是不要被bootstrap所限制,他用semantic web都可以,高興就好,semantic UI都可以,因為這個東西如果最後沒有做出一個使用者用起來比data.gov方便的,至少第1頁入口的話,demo的時候會非常吃虧,因為只能有一個樹狀圖或者是什麼,我們有多少資料集改成國際標準,那個沒有什麼說服力,除了對我們這一些人之外,因此我們覺得還是要配一個比較好的前端,幫忙他們配一下。這個就先這樣。

  • 下一個是化學品的分享。

  • 剛剛媒合了幾個都是domain expert,好像比較不是技術的expert。他們自己是有一個會寫JAVA的,但是他們還是需要一個做網頁平台製作的,他寫JAVA,大概沒有前端的部分,這個有沒有人自願想要做的,好像之前有看到,對不對?都是跨區的,可能這邊不太行。

  • 有一位許軒綸,在第25頁,他會用AI、photoimapact、office,感覺上跟這邊要的好像相當不match。意思是可以叫別人做嗎?擅長的程式語言是email嗎?

  • 公司應該生技產品的。

  • 對,但沒有前端的產品?

  • 看他們的網站,可能也要有很多前端。

  • 我建議這一組,像2、3、4的化學領域專家,就要看政府的哪一個部門,幫他邀請。

  • 後面有寫,像環保署、勞動部、交通部,自己寫經濟。

  • 我先看一下,我覺得這個好像比較像23頁的翁介誠,也就是成大資訊所,這雖然不在他的志願裡面,但是因為這個要做的是滿前端的,要能夠接得上後面的java資訊系統,要能夠去做一個網頁平台,然後要能夠在化學品調度時的調度程式,因此擅長工具全部都點滿了,好像滿行的。

  • 沒有,是第23頁。他看起來很強。這看起來雖然是單一的use case,但是需要前端的高度整合,所以全部集中在一個人,比我們前、後端各派一個人要好一點,如果大家覺得還ok的話,我建議資料庫分析建立網頁平台製作,其實說真的,這是兩個不同的專業,既然這一位翁介誠自己說都會,我們就派他,就跟他講說人家真的很需要你。

  • 我們跟他聯絡。

  • 其他的部分,像化學品管理實務經驗,我們有一些domain expert。職安法、毒管法,這個好像有點名對不對?這是毒化所或者是環保署?我們是不是先看一下第48頁的回覆,這跟勞動部真的有關係嗎?感覺上主要還是環保署的事情,或者無論如何他們來就約,不要?就是環保署,對不對?運輸規定是在經濟部嗎?好像沒有聽過經濟部在做這個。

  • 如果有需要再……

  • 因為環保署化學局。

  • 毒管法在他們那邊。這個部分是不是就先環保署?我們直接先到化學局,對不對?

  • 就不用在環保署分一次案。麻煩直接邀化學局的朋友過來。

  • 我看起來2、3、4,都可以請化學局的朋友來推薦,他自己如果不是的話,就應該知道誰是,我們就不麻煩勞動部了,好不好?所以這部分就先這樣子。

  • 這個是資管處的另外一半,也就是資料申請小幫手,也就是前面的那一段。這一段就是點名要一個資管處的同仁,而且要一個縣市政府的開放業務同仁,而且還點名要有一個Taiwan Bar,這個還要先進。

  • 我想先問一下縣市政府開放資料同仁,你們有沒有一個關係比較好的?台中、台南這邊。他是要承辦啦!並不是要主張。

  • 並沒有覺得當時要比較熱心。

  • 也就是比較熱血的。

  • 我問一下,江明宗現在是在台南市嗎?

  • 對。江明宗現在是做開放資料業務嗎?

  • 他是市長室的秘書。

  • 他們是上一屆的「國土巡守隊」,這一屆還有人直接用了他們的名字,然後加上「智慧」二字,但是「巡守」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就是從土地變成水。

  • 江明宗當然可以邀,畢竟是去年十強的團隊,還是會建議你剛剛所提到的雙北?

  • 第12頁有看到江明宗,他這屆是一個休憩小站的隊員。

  • 有了小孩就換隊了。

  • 而且他是那一隊裡面唯一公務體系的,如果他抽掉之後就沒有跨部門了。

  • 我有一個想法,縣市的挑選原則,是一個配合的愉快單位之外,希望透過這兩個月,套上去這個流程一次,然後等於有一個場域實驗,然後找這樣的對象,所以要找已經有一個開放資料基礎了。

  • 好的。我的具體建議是,我們不特別一定只能哪幾個縣市,只能由這邊來做判斷,盡可能是以承辦的層級,最高可能到科長,而不能再往上,再往上的話,說不定直接跟這個隊伍吵起來都有可能,所以我們這樣第一線的。

  • 同樣資管處的同仁,也是在精神支持、不列名的狀態下實質參與,我想就這樣子來處理。

  • 視覺影像敘事都寫了「Taiwan Bar」,就說視覺溝通的所有人……

  • 我列一下,我會發一個邀請函。

  • 如果真的有必要,我可以錄一段2分鐘的短片,無論因為真的都點名了,我想我們無論如何會邀一下,有興趣就有興趣,沒有興趣就沒有興趣,至少有善盡邀請的義務。這一個部分可能就差不多先這樣子。

  • 另外,proof of concept,其實等於已經寫完了,在做的事是透過總統盃黑客松,盡可能讓他們申請的回絕率偏低,因此他們並不是缺什麼資料,而是什麼資料都缺的形狀,跟其他輔導過的滿不一樣的,所以我建議真的讓越基層的同仁進來越好,雙方的語言可以對齊,我們可以附一個精美的簡報。

  • 我們再往下。

  • 下一隊是「審計小尖兵」,也就是第65頁。

  • 這個是我們監察院的朋友。目前有兩個人都是學Power BI,這個感覺上有一點像「Join」平台「來監督」的那一種各項計畫經費的支用,但是我們這邊當然之前只能用管考處的成果,雖然管考處那邊也不斷在增加,像跟科技會報同步了,但是畢竟只有一些文字基礎描述的資料。

  • 應該是審計部那邊會蒐集到各個機關的資料。因為我不曉得實際上在去年或者是前年的時候,有發審計部召開一系列的工作坊,這個工作坊是希望透過傳票的資料來分析每一個機關的經費支應情形,也許是從一個案子衍生出來。

  • 你們在聯絡的時候,他們有提任何說服力的一些範例嗎?

  • 這樣很難腦補。

  • 如果有一些可以推薦的,是不是直接聯絡?

  • 沒問題,直接聯絡。

  • 我覺得他們要做的是open spending、open budget的服務出來,因為我不知道他們資料裡面都有了,我不知道他們要處理的人及前端呈現,有這個結果之後才會找人來,要的是先把資料呈現,如果裡面團隊,也就是報名的人裡面,有沒有興趣在,那個是另外一回事。

  • 就是有基礎的探勘能力。他看起來比較像做「詐貸掏空」,「詐貸掏空」這個有需要人嗎?

  • 所以「詐貸掏空」也需要相同的人,或者是我們尊重一下吳同學,如果他比較想要做「詐貸掏空」那就讓他做「詐貸掏空」,我們還有哪一些個人參賽的人可以用?好像已經沒有了,對不對?剛剛都分得差不多了。

  • 我們可以call-out一下嗎?我比較想瞭解「資料探勘」這四個字到底想要做什麼?剛剛科長有提到幫他們訓練或者教學,這個是跑去他們那邊?

  • 是,因為我們之前有一點類似資料應用團隊。資料應用團隊希望可以得到協助,政府機關的資料能夠有一些額外的,雖然那時候其實包含在司法院、審計部,審計部那時我們幫他們做的是資料分析。

  • 那時跟我們一起合作下來,因為傳票的資歷會跟另外一張傳票間是可以選的,後續就會請審計部改變。

  • 你們是請一個廠商幫他們嗎?

  • 那時媒體露出有廠商。

  • 這個廠商還在嗎?

  • 還在,那時候是找聯經數位,不聯經數位是找GDP的人。

  • 瞭解。所以這樣聽起來還是非常早期概念傳達的部分,沒有真的傳票資料拿來,然後寫出什麼東西來。

  • 而是傳票資料應用還沒有產生?

  • 就是還不知道最後要做什麼,像電子發票開物價,endpoint當時還沒有找出來,這可能要瞭解一下他們想要的endpoint,然後我們再來配廠商,感覺上是比較適合的,因為我現在光看除了知道所有手上的東西都視覺化之外,Power BI就可以了,其他好像一下子看不太到。

  • 就等團隊聯絡到,我們再回過頭來處理。這個最壞的情況,就是再用你們那邊預備隊的人,至少能夠去做到一定程度的資料工程,這個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比較在意的是最後endpoint給民眾看的價值是什麼,那個有了,我們才比較真的能夠去做像議題分析等等的東西,如果問題意識還沒有出來,現在很難配人。

  • 我們是不是剩兩個?

  • 對。其實「審計小尖兵」,我覺得其實是前期,就是R那個。

  • 是啊!我想人力我們這邊是有,但主要的問題是,想要從資料發覺議題,就是議題分析的人,但你拿審計資料,簡單來講什麼都可以分析,因為他太廣泛,而不太知道要媒合哪一個domain knowledge的東西給他,我一下子沒有想法,但如果有想法的話,歡迎隨時提出來。

  • 接下來是司法院。

  • 這個感覺上不是非常需要domain knowledge,「2」跟「3」都是一般網站的開發團隊,都可以處理的,因為這個domain都非常深。

  • 「自然語言處理」要看做到什麼程度,這邊的提案內容是「將判決書中的法律用語即時翻譯成白話文」,你要很簡單來做,只是做一些字的替換,對不對?就是「尚難非謂且不得不」之類的,把雙重否定消除掉之類的,但是如果要做得很細,那就真的做語意分析了,我看起來這邊並沒有真的要做到AI或者是機器學習的樣子。

  • 只是會給你做白話文翻譯,那很容易,有一些關鍵在於前後文跟斷詞,那一些是容易誤判的地方,我是看個人報名裡面,倒是有一位自然語言的。

  • 看能不能抓過來這裡用,他寫「否」,但是可以凹一下,對不對?

  • 配對可以配到第二個。

  • 他如果要配的話,就會配到資料分析小幫手那邊去?

  • 我第一個想法是,因為去年我們辦這個活動時,當時杜弈瑾好像是我們的評委,他最近開發的雅婷輸入法,我知道他應該有處理一些,你亂講,動詞跟名詞對調,到時還是幫你弄回來。

  • 這個我瞭解。

  • 不過判決書不是中文,而是另外一種語言。(笑)

  • 那邊我有介紹他們,因為判決書資料加密是open data,所以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拿那一些資料去做判決書專門的研究。

  • 是不是也pass這個訊息給AILab,然後邀請他們?

  • 我的建議是,民間有一些在處理法律白話文、用科技方法處理的團隊,或者法律科技法律公司,是不是邀請他們跟司法院合作,他們技術上的議題關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是合適性的問題。

  • 我覺得不是他們,其實坦白來說,法律白話文的文章還是稍嫌艱澀,有一個大家讀裁判書,他們也是有時寫得比較深一點,可能有一些新的記者,或者是專門做他們的編輯,會更適合一點,如果真的要找這一塊的話。比如法操的編輯,或是公共電視的吳東牧這一種。

  • 這個是很適合,可是他們可能沒有辦法一下子就學會jieba?

  • 當然他們不會學會,但是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媒合一些像專家輔導團的。

  • 是,當然可以啊!

  • 我們輔導團,每個人都可以媒合這一種來協作的工作坊。

  • 這個題目如果是我來做的話,我會先找白話文翻譯的記者,或者像法操這樣的角色,他們先用工人智慧翻了100篇文章,然後用這個當data,然後慢慢往整合系統性的白話文處理,但是這個工程非常耗大,因此這兩個也不可能完成到多少,所以他們要怎麼做策略問題。

  • 其實邱國豪的狀態看起來做的不是語音,看起來做的是文字是text domain,但是他很想去AI輔助遠端救護,但是AI輔助遠端救護,需要的又比較是voice domain的東西,又會有一個個人意願跟所需要的有一點miss match。但是到資料審計小幫手倒是滿適合的,因為裡面會有很多需要做語意分析的部分。

  • 還是我們比較軟性的問一下邱國豪,我們理解到他不接受我們的媒合,我們也理解到第一個雲農沒有要人,第二個是working911要的是voice domain,所以他如果要做text domain,大概就是去資料申請小幫手,這個你先讓他知道。

  • 另外,再說我們這邊的這一次媒合會議當中,覺得司法院其實有一個滿適合他的題目,然後都是text domain,他學了這一些,可能比在資料審計小幫手比911更好用,看他是不是願意考慮一下,但是如果他不願意考慮一下,我們絕對不應去媒合,這樣還是按照他的順位,去AI或者是資料申請小幫手,我們比較軟性的講一下,這不算媒合,而是算資訊提供,因此這一個部分就這樣。

  • 像剛才雨蒼跟CK講到的這一些,已經實際在做法律白話文的團隊,我覺得你們想到就直接提供給團隊,我們就發會通,這個是絕對可以發的東西。

  • 你是說直接發會通給他們?

  • 對,這邊有司法院的題目,我覺得感興趣,而且白話文是大家一起共同的價值,所以你來,不一定要當隊員,但至少來工作坊,大家稍微認識一下,看有沒有可以一起加入的地方,如果沒有就沒有了,至少監督他們,對不對?所以這個部分大概就這樣子。

  • 剛剛蕭老師提到AILab的voice domain後面,其實也有做text domain的一大堆東西,是不是直接去AILab總機,然後問司法院現在有一套這樣子的東西,看他們要不要派幾個人來,來的話就是以個人名義參加,這樣可以嗎?

  • 我更正一下剛剛的說法,有幾個都滿不錯的,像「一起讀判決」,像法操、吳東牧都是滿適合的。

  • 我們現在是只加不減,所以有人唸到名字的,我們就會聯絡他,這是一個冰桶挑戰的節奏(笑),只要收到了,覺得還有誰更適合,我們再去邀他,所以自然語言跟軟體開發大概都解決了。

  • 像介面設計跟美工RWD,我覺得他們現在這一秒,好像還不太需要做這一件事,而是先把核心功能做起來,至於有哪一個介面設計的人看司法院網站不順眼,覺得應該改更漂亮一點,我們剛剛不是會邀所有的視覺傳達團隊了嗎?我想他們不需要下來寫程式,只要畫一個漂亮的版型,我覺得會PHP的人也很多,就把版型套一套,其實就差不多了,這不是高度困難的前端網站,大部分的邏輯都在後端,所以應該還好。

  • 最後一個了。

  • 這邊就只有一個人,然後需要一大堆人。有沒有什麼想法?這個是還滿專業的。

  • 這邊點名的是證交、櫃買、聯徵、評議中心,這四個看起來確實都有一些關係,我們就聽他的?

  • 「詐貸掏空」後面的會計師事務所經驗的部分,是不是要聯繫一下金管會,這個是參事的建議。

  • 這個是金管會的哪一個局處?

  • 它同時也是聯徵、消費評議等等的窗口,葉寧的意思是我們先問金管會,就一次發出來?

  • 要的是這個專長,但是沒有這一方面的知識。說不定金融局比較知道邀誰比較對,像授信額度之類的。

  • 好啊!在第44頁洋洋灑灑列了海關、地政司、投審會、法務部、金管會、民航局等等的這些資料,這些好像都要有人到,這一些都是業務單位的人要到,因為這裡面都牽涉到鏈結資料,按照我們新的規則,基本上就是即使你用的是統計法,也要那一個業務資料的統計機關來幫你做統計,不能跨機關,然後要你調這個東西給我,所以這一些看大家如果覺得地政司……地籍是在地政司嗎?

  • 地籍是在地政司。

  • 所以看國發會有沒有覺得哪一些不太match的?不然我們會全部都邀了。

  • 看起來這一些資料都超級個人隱私,而且還要把那一些人勾稽起來。

  • 對啊!這是鏈結資料,所以我們要確保資料是在不離開主辦機關之下做這一件事,這當然是這樣子,我們在初審的時候就已經相當多朋友提醒這一件事了。

  • 如果大家都不反對的話,就按照這邊列的,因此就會變成所有資料的主管機關,再包含剛剛葉寧所說金管會的銀行局;經濟部的股東名單應該是在商業司;地籍是在地政司;起訴資料是兩邊都有,對不對?法務部跟司法院都有?

  • 我們找法務部,每一個都找到該管的三級機關,然後說要做一個很厲害的連結資料,希望大家牽成,也就是石頭湯的概念。

  • 個人參賽裡面,我記得還有把「詐貸掏空」當作其志願,因為「詐貸掏空」這邊很缺人,所以基本上像黃晨軒之類的,我想我們都把它放在這裡。怎麼樣?

  • 我再多問一個,因為那一些資料可能不是個人隱私的問題,如果涉及國家機密就不能了嗎?我確認一下,謝謝。

  • 因為國家機密法,上面都已經有一個分類,所以如果有國家機密,一定會有註記,國家機密法是你的任何系統、你的輸入只要是國家機密,整個輸出都變成國家機密,所以跟總統盃報告的時候,就要跟總統關在房間裡面報告,不能讓別人聽到,要全部塗黑,但是我們沒有要做成這樣,所以是以非機密資料為分析的依據。

  • 這一案如果真的做得起來的話,不失為我們現在所謂open演算法或者0 data的例子,因為是有高度公共利益,但是做不起來就做不起來,反正就黑客松。

  • 我想個人的部分大概就到這裡了,對不對?其他還有什麼議程?

  • 這個部分剛剛一開始政委已經有講過了。

  • 對,我們快速過一遍。

  • 個人的分配只有一個人的問題,就是最後一位,像許軒綸,我現在問的問題是,他的自願是這樣沒有錯,他的專長是否符合化學品的需求,化學品是否需要他?

  • 你想要他去哪裡?

  • 我找不到他可以去的,因為他寫出來的專長經驗其實都不太相符,他只有興趣相符,但是技能未必相符。

  • 對啊!說不定他擅長用聲控寫程式,你怎麼知道呢?

  • 我的問題是,所有報名的個人都一定要?

  • 沒有一定要。

  • 我們也不希望來的人是會造成提案單位困擾的人。

  • 確實。不過因為是聽我們調度,如果覺得任何一隊比較適合他,可以讓他去做,因為他的AI一定不是人工智慧,一定是Illstrator的意思,至少可以做一些視覺的排版之類的。

  • 化學品那一案有需要視覺傳達嗎?好像也還好,對不對?沒有特別需要。反而需要的是「產業聚落水戰情」,對不對?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是第34頁,就是配合簡報敘事的圖表設計,至少會Illstrator跟photoimpact,至少會做圖表設計,那還是我們接受CK的這個動議,把許軒綸派到國土智慧巡守隊那邊去,因為他們畢竟是純民間組織,感覺上吸收五湖四海的人,可能比較有經驗。

  • 我可以發表一些小建議嗎?

  • 就參賽的角度來講,大家會來參加,其實除了對於參賽團隊有興趣之外,另外一個其實在過程中,人跟人之間的協作,我不知道過程中是不是會有機會讓參賽的個人可以跟團隊接觸、討論?

  • 像我之前自己在招募團隊的時候,其實我自己比較看重的是人,所以是人跟人中間合作的過程中所產生出來合作跟協作的方式。

  • 他們其實不單單是挑團隊,其實是在挑當我今天這樣的團隊時,我們在這樣的協作過程中,雙方可以獲得一些什麼,所以我覺得就總經理的角度來講,他對這樣的題目會感興趣,這個是其一;丟到其他的團隊時,不見得會找得到他想要的,其他的團隊在這樣的程度上,我覺得讓雙方碰面聊一下可能會更好。

  • 不過水戰情也是他希望參加的。

  • 其實我想跟這三個團隊聊過之後做決定,所以我覺得這一種媒合應該是雙方的,就我自己個人提的這三個團隊,我分別跟這三個團隊聊完之後,我可能想要選擇誰,當然這一種參賽團隊他們也會去挑選,因為並不是想要來參賽的人,都可以滿足到整個團隊的空缺當中,甚至剛開的缺、來參加的人,並不能滿足這樣的方式,但在過程中或許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跟角色。

  • 這個我也很同意。

  • 我們剛剛只是純粹把這三個志願看了一遍,前兩個比較沒有成果呈現傳達的需求而已,但是您剛剛提醒的是,即使這個團隊沒有這個需求,但說不定就是交朋友,發現有這個需求,也亦未可知,意思是這樣嗎?

  • 一般黑客松這樣做很好,但是這個問題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也就是5月26日,看第18頁的議程,很難再插入時間,事先安排就先進去了,除非有額外的時間來做這一些媒合的工作,就是多邊的媒合,我覺得受限於整個問題。

  • 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有一個折衷案,像剛剛道德勸說的另外一位一樣,聯絡一下這一位徐總經理,然後很明確跟他講說化學品跟雲農這兩個實際的需求是什麼,因為我們只看這一位擅長技能的話,一下子看不到很match,因此我們本來覺得因為產業聚落的水戰情會畫圖的人,因此看起來是符合的。

  • 但是如果這一位徐總經理其實對於閒置化學品分享那邊的議題分析,其實是有其議題上的興趣或甚至有這個能力,只是沒有寫出來的話,我們還是尊重其最後決定,好不好?我們這兩個是不是折衷一下?

  • 因為整個時程安排上,因為沒有辦法在那邊做,是不是有可能讓雙方團隊,在那之前雙方碰面,或者是電話先聊過?

  • 可以啊!這個並不困難,一個是先去詢問他的意願,如果他的意願已經很明確了,我們就不用speed dating,他如果說先跟化學品的團隊聊一聊如何,再回去給化學品那一隊的聯絡方式,我想至少email是可以給的,這不是什了不起的個資。

  • 如果他們的email通訊之後,像我們聽到化學品有自己跟個人LINE通訊,如果通訊之後,他們回來告訴你說:「對不起,真的用不到。」我想還是尊重團隊,最後是以團隊為主,但是至少有一個互相認識的機會,非常感謝這邊的提議。

  • 如果互相認識之後真的很棒,說不定團隊可以發展出他們本來沒有想像出的一些做的方法來。

  • 我們會先跟他聯絡一下。

  • 我們可以看到資料提出來的需求,我們這邊初步分類,然後分成四個,包含團隊可以自己處理的,一半以上的團隊都可以自己處理。

  • 第二,有些資料基本上有一個機會,像產業區等等,這一些基本上都可以做切割的。

  • 不過其中第三類是有一些資料的需求,目前看起來還不是那麼明確,包含編號3,也就是第9頁有提到需要中央機關縣市政府的河川的雨水的下水道,這不是很明確發表河川、下水道。因為要比較明確知道需求,才有辦法分析可能涉及的。

  • 另外,還有一個第32頁,也就是「海波浪」提出來的,也有一個海洋水源的資料。海洋水源的基本資料,本身又是海洋委員會成員組成的,不太確定這是不是跨過海洋委員會所擁有的資料範圍呢?我是說所謂的海洋水源資料是哪一些機關的?

  • 還有一個是,第39頁有一個叫做「抵嘉真順」,裡面有提到一個道路的長度,這個道路的長度指的是公路局要的,不管這一些道路長度或者是哪一些範圍的資訊?我想這部分可能要再清楚明確一點。

  • 我講一下水源資料的事情,因為那是去年,海洋委員會剛成立的時候,因為他們要建立data base、統整跟海洋有關、別的部會計畫的資料。其中水源資料是非常敏感的,甚至有到機密級的,因此那個部分不能當作一般的資料,比那個個資還嚴重很多的,常常是當作國家機密在處理的,我覺得那部分是已經有,自己要拿出來用,在我們的競賽上面是要考慮的,除非水文是非常明確的。

  • 可能只能把非敏感的結果公布。

  • 現在先談這一個部分的話,我們就不去做任何的協調,我們就叫他不要用,我們也不會介入,以國發會的立場,不會介入作協調。

  • 還有一個部分,有一些會談到資料,像第5頁的第17條專案,其實是有談到資訊後來會跟警政署或者是地方機關有關,我想說這一次的會議,基本上也可以讓警政署跟地方政府的警察局邀來一起提這個方案。

  • 我們一個個來,道路長度那邊,其實應該是配車流量跟交通號誌來改變時間長短,所以應該是從一個紅綠燈到另外一個紅綠燈的距離,聽起來是這樣子,因為在做的其實是要對交通號誌來做最佳化,所以感覺上不是抽象的道路長度,一個紅綠燈到另外一個紅綠燈的距離,從他的提案裡面還滿清楚的。

  • 這個要跟誰要?

  • 不用要啊!這個是open data,這個是基本的道路圖資可以算出來的,因為有標註這個是省道,所以可以先去OSM看,看道路圖資是歸在內政部或者是交通部,這個是現成的open data。

  • 只是有沒有能力算出來而已。

  • 缺的話,是GIS的領域專家,去處理計算轉換的問題。

  • 所以我想這個不用特別去要,這個就先這樣。

  • 車流量可能是交通部那邊的事情,不過這個你們都可以處理,你們只是道路長度不清楚而已。

  • 不過同一個案子,像路口監視器也比較敏感一點,在OD的時候要路口監視,入口監視會比較傾向到……

  • 不過路口監視器現在在民生公共物聯網防災的部分,也就是國道已經開始有了。不過這個其實也有辦法,讓他只拿到車子的數量,但是沒有辦法辨別車子,也是有這一種拿法,但是這當然是比較需要一些處理。

  • 不過,我想這個還是可以一致性的問一下,如果能夠處理到一個程度,因為現在也有非常多跟大學合作,去把它識別化到一個程度,然後去處理的這一種做法,所以我想我們先看最後要做什麼,然後再倒推到「資料最小化原則」,可以滿足到他的需求,但是又不需要給到重新識別出特定車主的程度,這個說不定有機會,比ETC有機會。所以這個就先這樣。像水文的部分,我們剛剛已經處理了,基本上國發會就不需要特別做任何事情。

  • 像剛剛講到第9頁,這個有什麼困難嗎?

  • 這個我覺得直接問水利署open data的單位就好了,他們有這個資料,他們會負責彙整各縣市,所以看他們可以到什麼程度,從那邊開始。

  • 不過上次治水成效追追追的時候,他們是不是有一些抗拒?

  • 這些已經是open data了,不是額外的。

  • 我們這裡的疑問,不知道要的是哪一些細項的部分,因為我單純就文字來看,像河川雨水下水道等等的歷史資料,所謂的河川,我講的誇張一點是指長度或者是流量或者是什麼,又或者是裡面的水質?

  • 應該是水位。

  • 比較清楚一點。

  • 好啊!這個請團隊打一次電話,或者是寫一次email,或者是你們要介入,要幫忙打一下,問一下他們要的資料欄位。

  • 我想請問一下,在5月26日第一次工作坊的時候,這些團隊都會來嗎?

  • 跟去年一樣,就去那邊擺攤,然後跟這一些不清楚或者是要協調的,在裡面幫忙?

  • 當然。而且就像我們剛剛所說的,其實無論如何水利署都知道他們在講什麼,所以有公務員裡面的在場,我們就可以解決了,所以就不用再打一次電話了,就是用工作坊來解決。

  • 剛剛的這幾個資料就這樣,下一個是API的,對不對?

  • 我剛剛看的預設部分,其實寫的是農田水利會,所以這邊是不是要先釐清要的資料區段,是屬於上游區段或者是灌溉的區段。

  • 農田水利會不是另外一個嗎?

  • 如果可以配合智慧監測,或者是農田水利會的溝渠集中水量多少,因為其權責單位不一樣,所以其實要看他們的用途,還有他們要用的區段是什麼樣的區段。

  • 你講的是行動端,並不是監測端,而是說如果要做行動的話,農田水利會可以幫忙做調節,你的意思是這樣嗎?農田水利會並不是給資料,而是要做行動的。

  • 應該是說要的資料不知道是在什麼樣的資料段,如果是土石流的部分,像水利會本身是有在做的。

  • 他們的理想是要做全部的,從天下掉下來,不管是在山上或者是山坡,或者是到了平地,一直到了進口的出海,他們希望能夠找的是全部宏觀做全球的,所以希望有機會穿越。

  • 剛剛會邀農委會水利處,所以我想就已經放在裡面了,無論如何媒合的時候,水利處的人應該會到,確實這個文義並不是非常地明確,所以如果真的需要水利處額外再量什麼,或者是水利處手上的資料,要當天一併確認,如果其實只是列舉,但是並不是現在一定要水利處什麼資料,我們也是當天就知道這一件事。水利處當然如果對這個有興趣,也是很歡迎用個人身分加入。

  • 謝謝有注意到這一點。

  • 我們回FixTW,這個是第4頁,剛才主要的爭點是,我們到底要邀哪幾個警察局?

  • 對於國發會的角度來看,它不是資料面,所以這上面的東西不需要open data或者是資料的部分,要的是跟其他機關的API。

  • 應該是說反過來的data,而是使用者產生的data,並不是對外開放政府的data,這個是公民科學自己量的空氣盒子,而且還要要求進入環保署的open data,所以我記得討論過一次,我們的結論是警政署非來不可,第二個是最好有一、兩個暗樁,我們比較喜歡的或者是比較喜歡我們的警察局,在他們比較有限的資訊預算裡面去進行調整,簡單來講是這樣。

  • 看大家有沒有什麼想法或者是意見?或者現在就從警政署打一個公版,要求大家用,這個成功機率非常低,你還是要從他的手上有的東西先改。

  • 我建議這個團隊是不是有跟其他的單位討論過?我們可以打散掉,先知道,然後看他們比較希望哪一個場域來做。

  • 不過我看他們的提案,他們好像跟警察機關的關係並不是非常良好(笑),當然我也很同意CK,我們可以再問一次,但是我不一定會有什麼好結果,但是沒有關係,就問吧!現在可以call out吧!

  • 當初考慮團隊時,就是考慮到可行性的問題。

  • 一定有可行性,現在只是說我們要施壓到什麼程度而已,如果只是挑一個示範點,當然應該做得到,但是他們真正要的是能夠跨區,那就爆炸,這個我們都很熟悉,所以先看一下至少兩個聽到他們的名字,而不會跑掉的警察局,我們再來試試看協調。

  • 在call-out的時候,看大家有沒有其他要提出來或者是討論的部分?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快速走一下後面的部分。

  • 在地方政府裡面的各種回報,也就是跟業務局處,很多縣市長認為應該收到1999,讓研考單位管,市長管一個就好,其他不用。地方政府相當多的程度會有兩套系統在跑,現在1999收進來之後,就到不同的部分,這是一端先做好,可能到了第二年的計畫,再把另外一邊sync過來。如果沒有確定是這個團隊跟警察局已經有,倒是有介紹一個研考大會跟他配合,然後再回報。

  • 1999的研考會資訊中心。

  • 這當然可以,因為有的1999已經做API,只是客製化能力有沒有強調為這個use case去做欄位,這個是很難講的。

  • (與蔡昌富通話中)

  • 請問是FixTW嗎?

  • 我是唐鳳。我們現在正在開媒合需求的會議,你們這邊提的是需要跟警政署、地方政府的警察機關合作,警政署可以約到,這個沒有問題,各地方政府很多個,就是2、30個,真的滿多的。

  • 因此,想要問你們有沒有已經知道,或者是曾經合作過的警察機關?如果沒有的話,是不是有像在1999的研考或者是資訊機關,你們曾經有接洽過的?

  • 我們跟社團有一些合作,但是不算是FixTW這邊的直接合作,都是問一些法條或者是案件的問題。

  • 你的使用者裡面,你們一定有做一些統計,優先約到兩個或是三個縣市的承辦機關,對你們的影響力最高的?

  • 那肯定是雙北的,就是直轄市。

  • 想都不想就可以回答了?

  • 比較好合作的應該是雙北、台中。

  • 台中也不錯。

  • 越往南的縣市,像台南、高雄會比較高一點,土地會比較大一點。

  • 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 主要在於民眾的習慣。像南部會比較嚮往自由一點,北部的比較有法制精神,或者說是守規矩?南部在檢舉這一塊會比較困難。

  • 非常感謝很完整的論述。

  • 我想我們就記錄下來,如果有警察局的承辦願意,這個當然最好,不然儘量往研考會、資訊局、資訊中心去約,我們儘量以雙北跟台中為主,我們第一次在媒合會先把資訊系統對齊,如果做出來一個原型,我想別的縣市就比較容易沿用,也比較不用花他們的開發經費,我們就往這個角度來做。

  • 感謝協助,謝謝你。

  • (通話結束)

  • 那就這樣,也就是雙北跟台中。

  • 他好像也不排除1999?

  • 他不排除,如果警察局覺得他有開發能力就問警察局,沒有的話,我們就問蕭老師的意見。

  • 我報告一下,因為看起來很多縣市,像交通檢舉也可以從1999裡面。

  • 有內建分案。因為他們要的其實比較是直接訂經緯度、拍照,這一些欄位可以直接進去,不用分完案之後,再key一次,其實全部只要這個而已,所以並沒有那麼困難,難的都是政治上的,都不是技術上的。看大家有沒有其他想要討論的,不然就快速走一遍工作坊的議程。

  • 跟委員報告,接下來是第一次工作坊,這20個團隊都會參加第一次工作坊,歡迎大家儘量踴躍參加第一次工作坊。

  • 我們中間也有邀請去年五個卓越團隊的兩個隊伍來跟今年新參加的團隊來做經驗分享。

  • 下午預計府裡面的秘書長會到場跟大家打氣,我們之後有一個指導會議,如果各位委員比較方便的話,就儘量參加,幫團隊再提供一些進一步實作的建議。

  • 第二次工作坊預計是在6月29日召開,也是有實作與經驗分享,目前邀總統來幫大家打氣,這個部分還要再進一步確定,同樣的,下午還是有一個指導會議,隔天正式做複審的時候,再給大家最後的建議。

  • 30日那一天主要是評審委員會針對團隊來做複審,就是會從20隊裡面再挑10隊出來進到複選,7月21日就會到總統府裡面來做活動,最後再選出卓越的5隊團隊,未來的幾個活動是這樣子。

  • 看大家有沒有什麼意見?

  • 搶救水寶寶跟零時差各有15分鐘,另外3個各有10分鐘,這也是我們考慮過之後,我們之前在總統府的分享,像搶救水寶寶跟零時差上去,所以是用這樣的方法來調配時間。

  • 如果大家都沒有意見的話,我們議程就確認了。

  • 有沒有臨時動議?剛剛打電話沒有聯絡上的?像司法院要不要再試試看?如果沒有的話,那就算了。

  • 我們會再聯絡。

  • 我們主要想要知道的是資料分析的問題意識大概長什麼樣而已。

  • 跟目前的比較沒有關係,去年的5隊裡面,因為涉及的機關比較多,我們現在一直持續輔導,得到還滿不錯、正面的肯定。

  • 他們希望有機會,因為涉及兩個部會,一個是消防、一個是衛福的醫療體系,他們希望有機會能夠在適當的場合讓他們的長官知道有這麼一件要合作的事情,甚至於未來到底是有哪一個機關繼續接手處理,他們也希望找一個適當的時機表達。

  • 如果26日的話,他們說了也不是達到預期想要的結果,有沒有其他的場合?

  • 這個是向上管理,有沒有指定哪一個層級的長官知道?比如部長、次長或者是主秘?

  • 倒沒有特別說哪一個場合,他們在談的過程中,因為是29日的工作坊會作報告,29日因為是總統會在場,也許會在那個場合上去說遭遇到的困難,包含所謂誰來當兵,或是後續的專案推動要一些經費,也許會在這個場合上作一些說明。

  • 他們報告的時候,總統還沒有來。

  • 那就沒有辦法了。

  • 我們不是要找他們麻煩的意思。實際時程安排上,總統不太可能提早12點到,所以這是需要協調的話,我覺得是不是在這個之前,也就是6月29日之前,我們專門為了這一隊來稍微協調一下,這是不是比較好?

  • 可以啊!政委覺得以政委的身分來……

  • 因為我畢竟是總統盃黑客松的負責政委。

  • 對,我覺得這個是名正言順,我們就找一個適當的時間。就兩個部會的適當時機,像執秘或者是更高的,兩個署的署長。

  • 因為我來邀的話,當然署長是會到的,只是時間有沒有空而已。但是現在到6月29日,也還有很多時間,現在才5月17日而已。

  • 如果政委出來的話,就不限制在6月29日。

  • 6月29日的話,我們有很好的理由,我們是說理論上會出席,但是沒有在的報告去進行簡報的refinement。

  • 實際確保refinement,去確保實際跟其他各隊分享的時候,有完成所謂總統的承諾,他花三個月做出來,我們花九個月去輔導他進入公務體系;如果在6月29日做的話,比較沒有這麼好的理由了,所以我們儘量6月29日之前排一個,然後會通的標題是總統盃第二次工作坊準備。

  • 資料我們來準備,還是以政委辦的評議,我們來聯絡那一些人。

  • 還是以總統盃黑客松,等於類似會前會,也就是相關籌備活動。一旦得了前五名就算我們的了,所以這邊就可以繼續處理。

  • 我們儘量這樣來處理。

  • (與張小姐通話中)

  • 您好,請問是審計部嗎?

  • 因為你們的提案有入選前20隊,裡面的成果呈現傳達、視覺設計等等都沒有問題,你們有填「從資料發覺議題」,就是議題分析的專長,但是我們從這邊,也就是你們的提案內容裡面,我們可以想像的是可能是部會的一些傳票或者是花費資料等等,但是議題分析,你們主要想要發覺出怎麼樣的議題?也就是問題意識大概是什麼?我們這邊有相當多的人才,但是不太知道哪一個方面比較符合你們的需求。

  • 我們自己內部有討論過,因為資料比較涉及到各機關單位收支的情況,所以我們有跟業務單位討論,是不是先暫時以會計報告,也就是每個月上去會計報告資料分析的對象,但是畢竟我們在裡面比較久了,有一些議題的發想比較沒有辦法全面,我們侷限在業務的部分,因此不知道我們的資料提供,由第三者來看的話,會不會有更多的想法。

  • 所以會計報告,你們目前的想像大概會有哪一些議題?先不管外面的,你們自己會想到哪一些?

  • 因為每個月各個機關會把收支的情況送到審計部來,他們裡面的蒐集情況會依照每一個歲入來源別依照他的預算科目、他的收入情況跟支出情況,我們做成一個圖示,讓民眾比較清楚知道在執行上是不是有超前或者是落後的情形。

  • OK,所以主要還是其達成的狀態?

  • 對,這個是我們目前想到的,我們不曉得是不是由第三人來看這一些資料是不是有不一樣的發想。

  • 您這邊也有說相關的NGO,也就是民眾會來看這一些報告監督的NGO朋友們,您目前的回應是也沒有特別希望他們加入,所以我可不可以釐清一下,您希望加入的人的身分或者是專長,您覺得怎麼樣對你們是最好的?

  • 目前想像的是偏向IT人員。

  • 具有資料分析的能力,議題並不是某個特定的專業,而是以一般常民的角度,去分析一般民眾對這一件事,會怎麼樣看是最感興趣,感覺上是這樣。

  • 這個比較像類似資料新聞學的工作,並不是在裡面去做特定的政事別,或者是特定的領域分析?

  • 這樣我們瞭解了,謝謝你。

  • (通話結束)

  • 非常謝謝大家的時間,我們今天就先到這邊。

  • 中間想到任何人可以組隊打怪的,就再把他們邀進來,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