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主要是質疑7,000年前,那時還沒有「中國」。他也想要進一步跟政委釐清的是,政委提出的「台灣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分離了」,指的是地理上的,還是政治上的或者是文化上的,針對這兩點,請政委幫我們說明一下。

  • 我想如果看德國之聲採訪的原文,本來就是在講作為一個島嶼的台灣。台灣本島,也就是「an island」,是單數型。

  • 所以台灣本島,用了這個「breakaway」,我的回應是在新石器時代中間發生了這個「breakaway」的過程。並不是說從約旦河谷新石器時代剛開始的時候(11,600年前)就完成了,那確實是比較久以前。但因為台灣的新石器時代,圓山文化等等,是持續到西元前2,500年前左右,都還算在新石器時代裡面,此時這個過程已經完成了。「at」的意思是這個。

  • 我所形容的,是最後一次的冰期結束之後,海峽海面重新上升,導致台灣很多特有種開始自己演化,這確實是地理的回答。

  • 為什麼會用地理的方式回答?記者本來用的就是一個地理的用詞,也就是「an island」。此外,在國際法或者是政治上,正式用語並不是用「breakaway」,這是日常用語。如果「分裂」的話會用「secession」,那當然這裡並不是這個意思。所以我想就是用地理的方式來理解。

  • 這裡的新石器文化,並不是特別指初期的某個時間點,而是直到晚期的一段過程。不過我想講的是,除了這一句話之外,所有其他都是在講我的專業事務。

  • 所以其實,我只是讓《德國之聲》理解到,我並不是沒有聽到他的這一句話。只是等於他的發語詞,我接了一句,其他都是我在講我的專業事務,而這可能是比較重要的。

  • 因為宋主席也有提到說,好像我的專業事務比較沒有發揮等等,但如果有聽完整的話,其實除了第一句話之外,其他都是我的專業貢獻跟事務,在講數位轉型、AI、政府的透明化、講假訊息危害的處理等等,這個部分是需要強調的。

  • 當然,我們也理解到,可能他看到的時候是比較片面的一個部分,所以如果宋主席有時間的話,我是很願意親自跟他說明,我跟德國之聲採訪,除了這一句話之外,其他的內容。我很願意詳細地跟他說明。

  • 所以政委的意思是,你指的這個是地理上的方式來看……

  • 他問的是「Taiwan as an island」,所以我回答「breakaway」,確實是用地理的意義來回答。

  • 我提到的是新石器時代,當時確實已經在臺灣這邊,有圓山文化遺址的各個文化層,當然自從臺灣海峽重新水位上漲之後,本來也有不同的文化演化方向,這個Kolas已經講過了,我們不用特別再講一次,Kolas已經有很完整的闡述。

  • 我比較好奇的是有很多的時間點可以來看這個狀況,為何政委突然想到的是新石器時代的這個時間點?

  • 我們要講最後一次冰期結束、水位重新上升,這個是一段非常長過程,並不是一下子就變成從完全能通行,變成完全不能通行。

  • 很長的一段時間,很難用一句話跟德國之聲的記者說:從西元前多少年到多少年中間的某一段時間,這個breakaway緩慢發生了。

  • 因為並不是要詳細討論地球科學,我只是要把「breakaway」找到一個時間點,剛好新石器時代的最早期比陸橋消失來得早,晚期比陸橋消失來得晚,所以這兩個加起來,我只要說是在新石器時代裡面發生的,這個界定在科學上就比較不容易出錯。這樣還OK嗎?

  • OK,那我們應該就是會併在一起處理,就是把說明幾段加在一段。

  • 地球科學上這個叫做「末次最大冰期」,這個過程是叫做「融冰」,在「融冰」前那一個部分叫做「陸橋」。

  • 大概到1萬年前這個陸橋慢慢消失,但是一開始水位很淺,所以許多生物還是可以遷徙。直到幾千年前就太深了,太深的話,遷徙就幾乎不可能,就是這樣。

  • 所以這裡有幾個重點:

  • 宋總統候選人看到的是很直觀的政治角度來談話,但是唐鳳講的是地理,也有一點自然科學。

  • 第二,所謂的新石器時代是很長的時間,我早上google一下,是從西元前7,000年到西元前2,000年,總共是5,000年,所以在人類的生命歷程來理解,其實是很難理解,因為是很漫長的過程,在任何一個時間點,其實都是新石器時代,就像現在的21世紀。

  • 所以大概是新石器時代早期就已經融冰,這沒有錯,但是完全變成生物無法遷徙,其實是在新石器時代這段時間裡面,慢慢變成這樣子。

  • 海水下降,陸橋就露出,之後海水就上昇。

  • 上次冰期結束大概在這個位置(11,700年前),當時臺灣海峽還可以走。臺灣海峽變成不能步行通過,大概是這個位置(8,500年前)。到這個位置(4,000年前),已經完全沒有辦法通過。

  • 所以我說新石器時代「at」的時候,這個是漫長的過程,融冰也是漫長過程,這兩個有重疊,差不多這個意思。

  • 當時的人類文化,包括圓山遺址的各個文化,大坌坑文化等等。這和地球科學,兩個都跟主權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主權概念在新石器有沒有發明出來;這沒有歷史記載,我們就不知道了(笑),很難考證它,所以這個不涉當代政治的概念。

  • 重點是,「breakaway」並不是一個……

  • 它並不是國際法、國際政治的名詞。

  • 對,但是可以是地理的用詞。

  • 是,在很多的外媒報導常會使用的這個部分。

  • 就是「everyday language」,你回去看這些官方的文件,因為「DW」問的是「北京當局」,在「反分裂法」裡面,「分裂」這個字是「secession」,他在講「領土的分割」時,講的是「division」,這都是正式的用詞,但不是「breakaway」。

  • 最後一句請幫忙特別提到,唐鳳有說「如果宋主席有時間的話」。

  • 宋主席如果有空的話,很願意跟他詳細說明。真的,除了這一句話,其他訪談都是我的專業領域。

  • 沒有他所謂的質疑,就是「人才被糟蹋」?

  • 如果我跟德國之聲全部只講了這一句話,那或許宋主席質疑是有道理的,但也許他看到真的只有這一句話,我們也理解他的時間可能很忙。如果宋主席有空的話,我很願意很詳細除了這一句話之外,去說明影片所有接下來對談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