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accountability其實不只是在說他很負責任,好比不負責任的時候,像這個狀況超過他所說的訓練小腦袋,超過他之前的經驗,這個要很負責地給出交代,現在對於我的判斷沒有信心,人類要不要接手,這個也是accountability的一部分,並不是在懂的範圍負責,而是在不懂的地方而裝懂,所以給得出交代,也包含不懂的邊界在哪裡,也要早點跟我講。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