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還記得那個時候,但是比我再年輕就不記得了,所以新一代的臺灣年輕人會覺得本來想到什麼就講什麼事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像我還記得的時候,我就會覺得那個是大家爭取來的,所以要很小心去守護,我想蔡政委在這點上想法跟我一致,但是她在戒嚴時代生活的時間更長,所以有更強的體認,也就是對於極權主義的戒慎恐懼,希望不要往那個方向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