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開放,不怕認識陌生人,也不怕民間朋友提出比她更好的想法,也就是沒有面子的問題,這個是很重要的。另外,她也有叫做自由主義的傳統,覺得民間的創造力比政府的能力,如果硬要挑一個,民間的創造力是比較重要的,也就是權力不應該往政府的方向集中,不應該變成很像政府覺得一件事好或者是壞,政府不能覺得那件事是好或者是不好,我想她比我更經歷過威權、戒嚴的時代,只要經歷過戒嚴的時代,就會體認到覺得政府怎麼樣,民間不可以有聲音,社會上有很多創意的想法就消失了,本來可以對社會有好處的,只是因為政府不喜歡這樣的想法,所以可能怕被關或者怎麼樣,就不敢發表出來,這個自己對自己的言論審查,在戒嚴的時候,臺灣是非常常見的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