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理由比較近的是2014年大家都看到運用剛才有提到的直播經驗,讓大家發現這些傳統上在網路治理領域裡面使用的多方利害關係人模式,原來也可以討論好比像服務貿易協定傳統上認為過於專業,而一般庶民大概不太可能討論的這種題目,事實上這種證明是可能的,所以大家對於讓更多的事情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討論,當然不是每件事,但是更多的事情,如果爭議比較大、利害關係比較複雜、利害關係方比較多等等的情況,用類似我們在占領時所看到的那種方式來討論,是大家忽然間比較容易接受的事情,所以大概遠的成因跟近的成因分別是這兩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