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當然有幾個,一個是對我們來講,本來就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這件事,大家不需要特別去想就會覺得應該要保持的事情,這裡面有幾個,包含還記得戒嚴的人絕對不想回到戒嚴那邊去,也包含剛剛講到幾次的轉型民主升化,都不是靠流血革命,現有的朋友都是理解到言論自由真的讓大家有公共利益好處的情況,並不是不甘不願被接受到自由民主,所以我是覺得這種感受讓有個立場跟既有的政治人物都不一樣的,因為當我說我是道家思想或是持守安那其的時候,那確實不是任何現有別的政治人物的政治立場,因為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所以大家會覺得有個新的主張,一定是在共同體裡多拼拼圖的感覺,而不會有離經叛道的感覺,因為本來也沒有什麼正點可言,本來就是百花齊放的各種各樣狀態,所以我覺得這是很主要的理由。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