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沙尼亞或是一些北歐的國家也一直都有這種概念,所以這個在我們來說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Glan的想法越是這種想法的地方,市場的力量是要調度來為社會服務,治理的力量也是要調度為社會服務的這種地方,大家在防疫上就會採取不犧牲任何一邊的做法,因為事實上要把確診數控制住,如果不怕影響GDP,是有很多做法,大規模封城就好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