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時候直播、文播兩個搭配就變成基本款,好像之後旁邊的各NGO攤位之後,每個都說要直播加文播,從那個時候感覺到有種審議式的氣氛從場內蔓延到場外,本來審議式的氣氛只有場內在做,但是後來因為很多股力量也在場外做審議式的討論,等於你不需要是占領者,你只是場外的學習者也可以一起討論服務貿易協定,這個就造成了當時很多本來覺得很小眾,只有他在意4G網絡,只有他特定用PRC那邊的元件會被攻破的這些朋友,突然發現街上的人都很在意這件事,所以他們就是有一種「德不孤,必有鄰」的感覺,確實影響了我們當時國安會、NCC,就是特定的PRC的元件不能進入4G基礎建設,也是因為有這樣子的街上的審議式討論變成大家的共識,在此之前,這個題目幾乎沒有被拿出來公開談,當然當時還有很多題目是這個形狀。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