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進場只有一次,我是帶網路線去的那天,不過你看我的Twitter就有了,我也不需要事後回去詮釋。我覺得印象滿深刻的,那次有個印象很深刻的畫面是外面在傳裡面警察打人,外面的人要衝進去,飛帆穿著外套,後來很有名的外套出來說我們在裡面其實沒事,根本警察沒有進來那個時候我就感覺到謠言傳播的速度比真相快這麼多,這一定有我們這些學資通訊的人可以做的事,所以那天晚上我記得很多志工做了現場的即時直播,後來發現直播因為不開聲音,在街上開聲音也聽不到,所以需要即時的文字的轉播,所以我們後來協調建立了文字轉播的網絡。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