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解嚴之後,民主化有各種方向,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等等的各種各樣制度,這個很像類似我在寫程式,我要挑用這種方法做比較好、用那種方法做比較好等等,是個在創作的感覺,但是很多老牌的民主國家,系統是兩百年前、三百年前決定的,是把這個系統運作更得順利,但是不是自己從頭寫系統的感覺,所以我覺得也是把創作的能量激發出來,當然一方面也有負面示範在那邊,就是天安門,不管怎麼實驗,最後不能跑到那邊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