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在客廳聽他們討論各種不同的政體、民主制度,到底中國人是否適合民主,這個是當時討論的題目,我覺得從旁觀者,因為畢竟我當時才十一歲,我也沒有提供什麼很好的論點,但是大概就會聽他們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討論,這個也是在太陽花占領運動的時候,我會覺得確實占領議場的人有自己的主張,旁邊二十個NGO都有自己的主張,每個人的主張都很有道理,不會特別去選哪邊,但是會促成每邊之間彼此的加強、討論,找到彼此共同的價值,這個是我比較喜歡做的事情;可能我也覺得當我十一歲的時候,二十幾歲的朋友,或者是我父親四十幾歲都懂得比我多,都是我的老師,從我的角度來看我跟他們學習,沒有覺得我才是對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