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十三歲左右也是參與像四一零教改,之後我父親有參與社區大學的成立,也是文山社大一開始的校長,不管是對環境、社會,都不是等著政府來改進,而是一群人組織起來,立刻就可以有所改進,這個對我來講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有不同的論點、不同觀點的朋友,從社會組織者來看,是一個組織的奧援,是由上而下的想法時才看到是威脅,但是對於社會運動的組織者來講,一個人願意跟你想相同的事情,就算立場不同,也是非常好,表示可以跨組織去進行串聯。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