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大一點,到十歲、十一歲的時候,也有住過花園新城,居民自發做出蘭溪社區發展、花蟲季、發行社區貨幣都是社造很好的案例,都是社區自己來治理,所以在我來講是很平常的事情,我是到成年以後知道這個社區在臺灣並沒有這麼多,所以這個在當時就很平常。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