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就是比馬龍效應,他期待公民社會比他創新,所以公民社會真的比他創新,如果他覺得什麼都懂,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說不定公民社會就真的什麼都不跟他講,所以我覺得衛教者的態度是最重要的,這個態度如果是像剛剛講虛懷若谷的態度,這個衛教就有公民教育的意義,因為大家都可以自己想出公民創新的方法,一方面告訴指揮中心,二方面告訴親朋好友,這樣的話,正確的知識才可以傳播得比陰謀論來得快。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