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兩個是很難分開的,因為就算我們由上而下每個人都配送了口罩,你戴了之後露出鼻子,說真的,我們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我們雖然宣導要勤洗手,你不用肥皂跟酒精,我們也拿你一點辦法也沒有,所以公民素養這一件事是靠每個人提醒彼此,是靠每個人都有一些傳染病學的知識,為何我們明明不是傳染病學家,為何莫名其妙會有傳染病學知識,那當然是靠著衛教,可是這個衛教的人,不管是錄線上課程的陳建仁副總統或是陳時中指揮官都有個特色,尤其是陳指揮官聽到創新的想法時,一向都是用非常虛懷若谷的方式,就算聽起來非常天馬行空,陳指揮官也會說:「你早點講,教教我,我們與各位媒體一起來看這件事,不是我最懂,我也要向各位學習。」等等。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