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剛剛講的是犧牲精確度,接下來可以做全精確度,只要願意燒很多的GPU,就沒有看到任何我的資料等等,就這邊都是屬於巨資中心、國網會的那一套,健保署真的非常願意這樣子做,所以我剛剛講的PET,目前最大的困難是我們自己做完,我們自己證明這個沒有問題,民間是不會相信我們,所以我們就需要一個獨立的個資專責機關,其實國發會大家都知道跟歐盟談了很久了,如果不是疫情,已經談完了,現在歐盟也比較好一點了,我們也可以回來談,我們希望在年底之前把個資專責機關的組織法希望能夠說服立院的黨團,組改一般來講都會拖,但是組改拜託不要拖,馬上讓他過,這個過了之後,我們就有一個可以比照歐盟的規格,就是至少這個是超然獨立的,像運安會之於交通部,運安會其實是讓交通部的政策更好推,因為出了事故之後,知道交通部部長不能撤換運安會委員,所以運安會說沒有問題就沒有問題,運安會說是交通部的問題就是交通部的,什麼都跑不掉,但是現在在這件事的社會主義上沒有運安會,就會變成以前是法務部說了算,現在是法協說了算,而且他們都很專業,但是他們說的,其實民間還是不相信,而且聽不懂,主要各大黨團會覺得我沒有經過立法授權,你們是行政院自己用一個函,就把法務部的個資法轉移到國發會,這樣到底算什麼?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