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裡就涉及誘因設計,如果是純社會主義,我們可以說我們甚至是要捐給國際,你只能透過外交部來捐,你要怎麼透過外交部?也就是在健保快易通裡面說去領口罩,我要選擇權換顯名權,這個是非常非常適合社會主義的設計方案,因為沒有別的選擇,外交部也不會說來競爭外交,也不會有個外交市場、只有一個外交部而已,所以你剛剛講的那些就很work,我們也確實透過健保快易通累積了4、500萬人運用了健保快易通,可以自己去看醫生給他R98的診斷,寫成R99不明原因死亡,就會趕快糾正醫生的診斷,讓醫生可以確保大家可以用參與式的方法給彼此交代,所以在這裡面可以定性成這個狀態的,我們很願意分享,如何從國家的角度來做,但是我目前跟國健署也有合作,他們也有總統盃黑客松的案子,健保署也有一個,你馬上就知道這兩個思維完全不一樣,因為健康存摺就是在他們家,所有的東西都在健康存摺,而且是使用者自己可以下載全部,他們的挑戰是你剛剛講的分享格式不一致,一次分享全部或者沒有,所以到最後大家都選沒有,你們就什麼事都不能做,所以他們會開發很多我們叫做PET,也就是隱私保護技術、隱私強化技術,像最近比較有名的ZKRP,就是零知識證明,我分享我跑馬拉松不會昏倒給你,或者去郵局排隊不會昏倒給你,但是到底最後raw data是什麼,只有我跟健保署知道,ZK當然是很適合,其他還有什麼開放演算法,就是像你們自己要做分析的朋友提供演算法給院所,每個院所計算,就算是要用深度學習,也只是分享最後兩個layer給你,最後的raw data怎麼樣都看不到,但是還是可以做深度學習,甚至local level都不用給你,這個也是現在很有名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