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正當性架構還是要建立在這個超然獨立,類似運安會的角色上,這個一確認就可以做,所以只要是社會主義構面、健康存摺體系就可以這樣做,健康存摺是現成的匯流排,是匯流到個人,只要個人能夠透過對我比較親近的人分享比較多,對於我信任的醫師分享比較多,這個都是隨時可以撤回,我對於不可撤回,就是統計性質的,透過PET,也可以分享到比現在多,至少現在什麼都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覺得搭著健康存摺匯流排,可以做很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