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後面聯徵中心的部分,並不是說這個模型沒有道理,只是說怕拘束力太強,就是變成忽然間變成借不到錢,雖然詐貸,應該要讓他借不到錢,只是很可能詐貸,不應該完全借不到錢,像聯徵跟你這邊的規劃,有沒有拘束力稍微比較弱,也就是做先期警報,但是並不會做出一個裁判,比較像在中間拘束力的方向可以適用,因為當時我想團隊也並沒有在總統盃黑客松的時候,是說這個就要替代,很像之前的裁判量刑小幫手,並不是要替代法官,只是要在法官覺得解釋起來很麻煩,像不能安全駕駛罪上提供一些輔助的參考,像新聞記者是覺得這個判得太輕,但是事實上行情就是如此等等,很少人說判得太重。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