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在臺灣很幸運,是一個相對和平的情況下,把我們的民主化做到目前直接公民參與的情況,但是一方面當然我們會覺得這個放諸四海都沒有皆準,有些地方是流血革命才有的情況,但是這裡面一定有一些臺灣模式是值得借鏡的,像在當時和平占領立法院的那個時候,其實二十幾天下來,雖然行政院這邊有一些衝突,但是在立法院那邊基本上是被叫做夜市,是很開心去那邊參加節慶,然後去聽二十個NPO,每一個講不同服貿協議的故事,還有很多老師帶著學生席地而坐上課等等,看到公民社會的蓬勃發展,我覺得這件事是支撐著臺灣在每次的民主化裡面,因為公民社會的凝聚力、公民社會的正當性都比政府要高,公民社會比較有底氣,不管是執政都還在,我覺得不管是PRC或者是其他地方也好,我們在看到國際上很多場合,他們的公民社會是很願意跟臺灣學習,就是他們那邊是有不講,好比像我們這邊叫做公民社會,他們那邊是沒有這四個字,你講了那個,帳號就不見了,你可以講社會企業,可以自己說社會企業家。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