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神分析的時候是語言化,但是語言化的並不純粹是當下的感受,主要會語言化的是阻抗,會從覺得非回應不可的防禦機轉,變成能心智化、描述我的防衛機制。因為這樣的關係,反而不用再去防衛的過程,這對我是非常有幫助,但是那不只是把一時的感受語言化,不是這麼粗淺的東西。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