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從入閣開始,半年左右就發現我所有的行程都是外交行程,所以我如果一直飛法國的話,那是要建交了嗎?(笑)會被賦予各種外交意義,所以就很困難,分析師也不可能為了我搬到梵蒂岡,那是真的有邦交的地方,所以是不容易。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