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時間的限制,討論範圍還是要有限制,我心中一直有個疑惑,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是在當時所處的社會文化脈絡下產生的,整個調查過程包含療癒的過程,是滿細緻的,因為是在特殊的時空背景下完成的調查,進一步去思考台灣如何借鏡時,其實會卡住,畢竟整個經驗脈絡及文化制度都很不一樣,所以在討論時,擔心來參與者會以台灣跟澳洲不一樣,而無法好好地去看待澳洲的經驗。我的建議是,因為人本給我們很大的目標,而要達到這個目標是困難的,所以在大目標下有沒有可能先聚焦在比較具體一點的小目標,因為大目標是透過國家啟動全面調查後不要再有性侵害事件的發生,但大家都知道這不太可能,只是澳洲經歷這個調查過程後社會是有所學習的,整個社會對兒童遭受性侵害有更多認識,如果這是大家可以接受的,討論議題就可以聚焦,調查就是一個過程,很多的配套是對被害者有療癒的過程,對社會大眾有社會教育過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