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之前台北市社會局去跨障別來進行討論,然後去說在合宜住宅裡面有混居,好比像自閉症的朋友跟聽障的朋友等等的情況之下,他們甚至用直播的方式,讓一些比較癱瘓的朋友也有辦法來加入討論,所以那個時候確實也有點數制之類的,也都有因此做修改、檢討,等於其實最簡單的是,你要知道人的需求方式是什麼,就是問他,大家就是坐下來開始討論這件事,像審議式的討論,我想在很多地方,甚至不一定是國民,像桃園對於移工要怎麼樣做移工的設施,他們甚至請了四個語言的翻譯者,大家可以跨不同的移工族群來討論,像最近台北車站也是很好的例子,也就是大家要如何用地板,這些當然都是需求蒐集,只是大概很難變成純量化的東西,而是極為質性的,也就是大家坐下來談,並不是在台北車站坐下來,但是理論上可以想像真的在台北車站坐下來談,我想很的地方政府有開始運用這種方式,我也很希望可以看到更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