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政府很容易,這個是大家共同面對很大的難題,我們後端要承擔開放後的感覺責任,這個責任只要一出事,前幾天在東北角在浮潛客流出去了,如果那當下死了幾個深,這個究責的責任是誰,一干人等都跑不掉,我們還有一個監察院,你只要任何設施、管理做得不當,恐怕就是糾正你、彈劾你。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