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之前抗體篩檢的事情,像前24小時就各種比較不科學的想法,但是後來所有的當事人都用很清楚的方法,把公共衛生的專業分享出來,裡面有些倫理上的,好比像到底是要做研究、行政的處置,這個是不是要講清楚等等,這個部分做公共行政的朋友也講得很清楚,所以看到第三天,裡面大部分科學上的一些基本概念,其實整個社會都瞭解了,所以後來就吵不起來,因為科學就可以有不同的論點、觀點,大家都把事實分享出來,大家就會知道其實在做的也不是普篩等等,而是誤用一些專有名詞的狀況,我看起來一個禮拜不到,大的社會問題,大家就不會誤用這些科學名詞,這個是科學教育很好的奇蹟。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