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把每個山頭都布得上4G的基地台,這是需要很大的決心、勇氣,而且要很多錢。但我們在5G頻譜拍賣的時候,當然設計拍賣讓電信公司願意付這筆錢,所以那筆錢就會進一步普及在經濟不利益,賺不回錢的運用,這個是寬頻人權的用法,但是在世界上很多其他的國家並沒有這樣的設計,所以政府也沒有這麼多錢,去把最偏僻的地方都連得上4G或者是5G。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