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有這種社會正當性的時候,就可以開始跟政府談判,在此之前,其實政府不一定要理他們,因為每個策展的準確度都比較低,但是當他變成社會運動一部分,我們知道在臺灣,社會部門是非常強大的,這個時候就可以跟政府斡旋說:「政府說我們濕度高的情況之下,校準的問題。」我們願意讓好比像工研院來做濕度校準,但是對價是我們要進工業區放空氣盒子,因為我們懷疑它污染空氣,但是那個工業局不讓我們放,我們就談一談,路燈是市政府的,所以可以放空氣盒子,但是這個是公權力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