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推動性別主流化、性別影響評估有很長的歷史,在十二年裡面,任何部會要推動任何的政策或者是要編一部新的法案,都要寫很詳細的表去說這個法案或者這個政策會讓某些位置的女性或者是不同性別朋友的比例是會更多元或者是影響到等等,這個是叫做「影響評估」,就很像做公共工程,像對周邊的環境,像山、河流會不會有所影響,動物的居住環境是不是有所影響,這邊對於各種不同多元性別的朋友來講,是不是有利或者是不利的影響,像這樣的影響,寫出來之後不是他寫了就算,而是有個性別平等委員會,裡面有十八位民間的委員,十七位內閣首長,投票的話是民間贏的方式來審閱所有部會過來的東西,如果他們覺得寫得不夠好或者是沒有問過足夠多的利害關係人,這些委員會帶著公務員來寫,不管任何部會的公務人員,在十二年裡面,學習到做每件決定都有可能讓性別更平等,或者是讓性別不平等,這個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沒有這樣的改變理論的話,我們就沒有辦法像「透明足跡」就事論事,但是十二年累積下來,我們有個很重要的是叫做「重要性別統計資料庫」——這不是我講的,而是「重要」就是這樣講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