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自己選的。對我來講,不管早期的擔任專案顧問,或者是後來負責青年諮詢委員,青年諮詢委員也是蔡英文總統的時候,不像當年青年顧問要討論完之後才可以對外發言,我們的青年諮詢委員每個都是自己很容易對外發言的,而且也不是像以前只是主要的幾個部會,可能教育或者勞動,或者經濟,最多這些部會跟兩位政委,也就是馮燕跟蔡玉玲才有青年的顧問,我們這邊是幾乎所有的部會都可以提名青年的諮詢委員,而且青年諮詢委員關心的話題也牽涉到幾乎所有的部會,所以範圍比起青年顧問是廣了非常地多,也更能夠提出跨部會的新政策,所以這個本來就是我之前有參與的,我進來之後也是持續做青年參與的工作。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