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沒有這個問題,因為我也沒有黨派。當時她找的很多青年顧問也沒有黨派,好比像曾廣芝跟胡庭碩等等,我當政委之後也有很多合作,曾廣芝也是現在的青年諮詢委員。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