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以在那之後我就決定很多創意的來源,應該要直接是這些常任文官,他們的職業就是公務員,除非犯了什麼法律,不然不會因為提出意見而喪失他的工作,這個跟民間企業是不一樣的,民間企業如果看起來很像是很難搞的人,說不定主管直接明天去領失業救濟金,在政府裡面是不能這樣的,是不能另謀高就,因為這樣的關係,常任文官是最有立場來探索不同的方案,因為他的工作是永業,所以我後來就覺得推動開放政府、社會創新,這些想法、做法,好比像總統盃黑客松,最主要要聯絡的,反而不是首長,而是這些公務員。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