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如果在家好比像畫圖的,或者是同樣在家,但是是做翻譯服務,可能完全不一樣,在家是接電話,是個接電話的客服人員的工作型態也跟我不一樣,所以乍看之下有代表性的人,但是不真的知道代表的狀況,更不要新興的層面,新興的層面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所以我們要盡可能全面這些客觀的事實、大家的感受,但是不急著做決定,這樣做出來的這套就可以幫助後面的這些像立法委員的人,在進行判斷時更周延,也可以知道怎麼樣不同的人存在,所以這套方法是在現有代議政治的前面,並不互相衝突。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