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樣的關係,蔡玉玲政委在國是會議結束之後,就邀請我們幫忙想透過網路來討論政策方式,應該要怎麼樣做,當時應該是邀請我跟高嘉良到他的辦公室旁邊的一間會議室,叫做「內廂會議室」開會,當時也有找來想要討論議題的部會,像要討論遠距、勞動的勞動部,或者是想要討論為什麼大家在登記公司時,不登記臺灣的公司,而要跑去開曼群島很遠地方的創業家來進行討論,所以後來高嘉良跟我就建議她,我們如果有這樣討論的機制,不應該是我們在內廂會議室討論出來,而是應該讓所有參加零時政府的人都有機會來想這個機制要如何建立,所以當時高嘉良就說服了蔡玉玲到馬上就舉辦零時政府的黑客松去提案,她的提案是「可以不要去開曼群島設公司嗎?」,當時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因為去開曼公司的人並沒有聯合會,在家工作的人也沒有勞工的工會,所以要邀理事長或者是代表,又或者是理事主席來討論政策的方法是不可行的,因為這群人誰也不顧誰,所以這個時候要如何讓他討論,所以就討論出「vTaiwan」的平台來,所以我跟蔡玉玲政委是因為國是會議跟「vTaiwan」認識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