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是因為我所工作的那家公司叫做Socialtext,因為前景滿不錯的,所以賣給另外一家公司,叫做PeopleFluent,在那之後就沒有固定工作的需求,還是有做顧問的工作,顧問在臺灣的講法是「不顧、不問」,如果沒有發生問題、沒有來找我,還是可以收錢。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