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一方面我在德國是五年級,但是降讀四年級,因為當時德國的學制是四年級之後就要選中學了,五年級降讀四年級之後,好比在德國繼續升學的選項,因為班導師有幫我寫推薦函,也有在德國認識的朋友,推薦我好比去美國唸書等等,所以其實當時的選擇是很多的,對我來講,我想比較重要的還是因為我在德國學習到如果把小孩當大人看,小孩子就會用很成熟的方法表現,但是如果像我還在臺灣的時候把小孩子當小小孩看,小孩子就會做出比較優質的行為,我想這個也讓我瞭解到,其實社會的結構不是不能改變的,我也可以回去,就算是在臺灣,只要是透過一些後來會叫「實驗教育」的方式去改變這個學習的體制,這樣子的話,其實並不是臺灣小孩就一定要像小小孩被對待,我想主要還是覺得這不可能是我一個人好就好的事情,還是希望整個社會可以因為我們分享這些經驗可以變得更好。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