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使用語言的方法,像我們訪談了這麼久,你們也注意到我對於使用怎麼樣的詞是比較要求的,一個詞到底傳達出什麼樣的意思,在我們的互動當中,我會儘量先用簡單的方式去說明,好比像剛剛所說的「亞洲‧矽谷」,或者是「社會‧企業」,或者是社會企業並不是社會去修飾企業,而是社會的關係跟商業的關係中間產生創新的連結等等,就是這種把概念變成一個個個別的很像有各自個性的角色一樣,然後透過邏輯關係連結在一起,而連結在一起的方式,又不是固定的方式,而是按照當時實際的需要,很像畫幅圖一樣,讓那幅圖來反映世界真實的狀態,這個是邏輯的圖示,這個是很像照相一樣,照相只能捕捉當時的狀態或者是角度的狀態,但是至少在那個角度裡,你是把自己所看到的、所想到儘量精確描繪出來,這個是邏輯哲學論對我的影響。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