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現在對我影響比較大的,就像之前有講到的像日本的柄谷行人這位哲學家,他的一些工作,好比像以協同合作為主的想法,以及在臺灣的出版社也陸續有翻譯他之前的作品,好比像《行走的批判》這本書,從康德的角度看馬克思,又從馬克思的角度看康德,這個也是對我很有影響。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