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並不是我設計的,我只是率先使用而已,這個要區分清楚,像總統盃黑客松所採取的平方投票法,而這個投票法並不是在臺灣設計出來的,而是可能在紐約的非營利組織,當然我也是其中的理事設計出來的,臺灣只是率先利用,我們利用之後,當然像柯羅拉多州的州議會也有利用,他們在選擇要做哪一些建設,甚至是要編列哪一些預算的時候,就有參考我們在總統盃黑客松這邊的經驗,去採用這套系統,因為你提問的方法讓我想要提醒說,這個跟傳統上我做一個作品,你跟我取得授權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一個公開的理念,任何人都獨立實作它,所以我最多只能說在臺灣率先運用pol.is的這套系統來討論Uber的案子,在美國、肯德基州也同樣做了討論的方法,當然也有參考我們的,但是不用問過我們的同意,一切都是這樣子。像阿美族人做阿美語的萌典,也沒有問過我的同意,都是這樣子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