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美學的意識並不是我個人的審美,而是透過這些藝術品連結到跟我完全不同,但是我無論如何還是願意去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世界的這些拓展人的視野方法,這個也是很重要的,我想這兩個是讓人既有的審美裡面、什麼是值得接近,第二個是透過藝術品跟空間的作用,讓你覺得原來也可以這樣看世界來打開眼界,這兩個是一樣重要,這兩個是不可以偏廢的,我的工作是這兩個層面都有。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