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有兩個可以分享的,一個是我覺得如果讓人看到了、想要親近,這件事在我們做民主的工作中是有必要的,如果你看到了就覺得很困惑、或者是看到了很嫌惡,這樣的情況之下,就沒有人要來參加公共事務的討論了,民主主義就變成剩下形式而已,就變成只有專業的工作者,雖然他也覺得這個不想讓人親近,但是這個是他的工作,他就來做這件事,其他的人都喪失興趣,這樣就會變成事實上是少數的人在決定大多數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在做民主工作裡面,讓民主的這件事讓人願意去親近,這個是很重要的,就是這個是美感的經驗,讓你經驗到這個不錯、滿好的正向體驗。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