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方法跟我在「亞洲‧矽谷」是一樣的,既不是矽谷在亞洲要有個山寨版,也不是我們要把矽谷搬到亞洲來,而是我們在現有的矽谷跟現有的亞洲裡面,臺灣去扮演連結的角色,讓矽谷能夠解決問題的人可以來解決亞洲這邊的社會問題,但是反過來講,矽谷造成的問題,亞洲這邊也可以來想辦法解決,所以並不是誰修飾誰,而是互相連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