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如果不是當作共同治理,而是某個山頭、某個老闆說了算,也就是在組織內部又複製沒有辦法參與的狀態,就是如果對政治很失望、覺得怎麼參與都沒有用,當你自己參與創業的時候,儘量不要讓你的員工覺得怎麼樣參與都沒有用的感覺,任何好的自治組織都是來自於剛剛講的跨世代、跨文化的互相傾聽上,所以只要能夠做到這個,大概就可以感覺到剛剛講的共同治理價值,你可以不需要把自己叫做議員,那都沒有關係,因為時間是站在開放式創新這邊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