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兩次公投,加上大法官釋憲,加上十二年來性別主流化對於文官的培力的最後創新見解,而這個創新的見解,以我的理解是沒有其他國家試過這個概念。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