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小時候覺得很自然的事情,只有少數的社區長這樣,這個是我第一次接觸的系統是網路治理,後來才發現全世界沒幾個國家是網際網路之後才成立的,像愛沙尼亞,大部分的國家都是古老的治理體制,我覺得這樣也滿好的,因為一開始接觸的東西會決定之後看世界的方法,所以之後因為現實的關係,發現並不是每個社區、政體都這樣,但是並不會忘記掉這樣是有可能性的,而且是更自然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