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覺得整個花園新城在我十歲第一次住那邊的時候,其實是給我很好的場域、融入式的教育,因為在花園新城,長期建設公司其實是沒有在管那邊,所以那邊的管委會、社區發展協會、花蟲季、花幣也好等等這些社區營造的,剛剛講共同體的感覺,在花園新城住的人是很自然,我是一直到很後來才發現,其實臺灣只有很少的社區像那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