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比在疫情之後,我就很有意識走路上下班,當然是因為在疫情期間關在家裡的時間比較多,尤其是當時大部分都是靠無接觸取餐,我幾乎吃飯完全是有人放在門口,本來就戶戶頭送,後來倒了,所以只好用別家,這部分其實人跟人之間的接觸就變更少,甚至連去餐廳吃飯這種事都很難,我相信日本讀者很容易有這個感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