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有講過,我父親那邊讓我不會很盲目去相信任何的權威,我母親那邊讓我瞭解到我個人的感受只要能夠充分文字化的話,就會有共同的利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